開完刀回來了,分享個近照。

第一張是手術前,疤痕約八公分左右

第二張是手術後第二天換藥請護士拍的,有小一點,約五公分

第三張是跟了我近兩年的鋼板,終於擺脫它了!

是說,到底是誰說拿鋼釘小菜一碟的?

我整整吐了近24小時,滴水難進,連吞口水都吐

但比起第一次那種椎心刺骨的痛,這次純然的皮肉痛是真的不會太難受啦!

我覺得我大概是被自己詛咒了

寫完手傷又斷腿骨的慕容略後三個月,就接連著傷了手又斷了腿骨

寫完開刀後對麻醉藥敏感、大吐特吐的楊叔趙,接著就換自己大吐特吐

明明我之前兩次開刀都不會這樣,一整個超微妙

這個故事是不是在告訴我,男主角怨唸反撲也是很可怕的?

以後一律寫男女主角幸福快樂,活潑又健康好了......

然後第三張圖,那些螺絲雖然看起來好像很可怕

但它是鎖在骨頭裡,又不釘在皮肉上,所以感覺也還好

倒是在進手術房後,還沒麻醉前,聽到隔壁手術室類似像電鑽的聲音

真的聽到頭皮有些給它發麻......

我說:我現在開始有一點害怕的感覺了。

護士:妳現在才害怕?一般人進手術室前就該害怕了,跟他說什麼都聽不見。

我:......

(實在很不想說,其實我是有點麻木了......)

 

 

 開刀照片 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樓雨晴 的頭像
樓雨晴

雨後初晴_樓雨晴

樓雨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