* 公告 *

樓雨晴個人誌→訂購處
查閱2016預購單無人款項

【寫在故事之前】

主角客串過以下兩本書--
起於《心不設防》,情定於《愛情,獨角戲》

 

01 放開那女孩

 

人與人之間的緣分,有時挺奇妙的,就像——小顧與阿國。

晚上十點鐘,綺麗的夜,正要開始——

吧檯內,青年擱置一旁的手機響起。

「親愛的,想我嗎?」另一頭不知說了什麼,換來他愉悅笑語。「好,一會兒到。」

掛了電話,吧檯邊的熟客旋即問:「新對象?」

這人玩咖形象太鮮明,像是跟誰都能來一場,但還不曾見他對誰說話語調這麼溫柔,眼眉間盡是笑意,引來友人奇異的凝注目光。

小顧笑了笑,將客人點的調酒推上前,轉而向領班報備:「我今天提早走。」

居然真的一通電話乖乖被call回家,那熟客震驚之餘,差點要在地上打滾——這不是玩咖小顧、這不是玩咖小顧!!

「喝完這杯再走?」他可是很難得請客的。

「我家親愛的不喜歡。」小顧推回酒杯,改以柳橙汁乾杯。

乾完「這一杯」,瀟灑地擺擺手,千山我獨行,咱們有緣再相逢。

夜店百人斬小顧,今天要當乖寶寶。

 

人與人之間的緣分,真的很奇妙。

阿國下了課回家,還沒打開大門,就聽見屋內連昨天的晚餐都快吐出來的噁爛情話——

「甜心、寶貝、我的小心肝,妳怎能如此地善解人意,沒有你我這一生該怎麼辦……」

如果緣分真的是一件很奇妙的事的話,那他和人渣顧的應該是孽緣。

奇妙的孽緣。

「放開那女孩!」衝進大門,氣勢十足地吼道。

不出他所料,那隻男女皆可、老少通吃、葷素不拘、毫無節操的傢伙,把魔掌伸到他家那朵清純小花身上來了,大大摟抱住便是一記香吻。

太、過、分、了!

小花兒被逗得心花朵朵開,笑得合不攏嘴,嬌嗔地拍打了下狼爪。「都七十歲了,連阿婆的老豆腐也吃。」

「哪是,明明就是水噹噹的細妹仔,豆腐嫩得很。」

阿國受不了地翻翻白眼。

就出那張嘴!死的都能說成活的。

「人渣顧,你來我家幹嘛?」沒事淨往他家跑,揩他阿婆的油,外面的男人女人是都死光了嗎?

「阿婆叫我來的。」青年回得無辜。

「阿國,去洗身。」看不慣外孫對青年的壞口氣,阿婆出聲將他支開。

就會在長輩面前賣乖。

阿國哼了哼,倒也沒多說什麼,進房擱下書包,找衣服進浴室洗澡。

雖然很不願意承認,但人渣顧的人緣真的是好到不行,不只他們家阿婆,走到哪裡都吃得開,有時在店裡,遇上那些黑名單上的奧客,他也能三兩句話擺平,笑得如沐春風,六畜興旺。

——沒辦法,我這叫天生麗質難自棄,人見人愛,花見花開

這騷包的傢伙,老是這麼說。

現在賣笑,料不準哪天就去賣身了,而且不帶掙扎。反正這人半點貞操觀也沒有,正好「工作兼顧個人興趣」!

洗完澡出來,聽見阿婆說:「阿國昨天吃過了,你吃一吃,不必留給他。」

沒節操歸沒節操,有什麼好料的,倒真的不曾忘記過他,算是很夠兄弟。

前兩天,阿婆燉這鍋補品的時候,就聽她嘴裡在叨唸,小顧一個人在外面,家人也不管他死活,不知道有沒有吃飽穿暖……

嘴上吐槽是一回事,但這幾年下來,其實已經跟家人沒兩樣,阿婆每回燉什麼少年轉骨啥的營養補品,總沒少算小顧一份。

順手洗完衣服晾到後陽台,慣於早眠的阿婆已經回房就寢,小顧吃完補湯,自動自發收拾,碗也洗好了。

小顧跑他家,真的像在跑廚房一樣,連過年都是在他家圍爐。

有一年,大概是在家裡又發生什麼不愉快,他打電話本想拜個年,喇賽兩句,聽對方口氣不太對勁,然後他便順口問:「你要不要過來?」

於是往後,小顧一直都在他家過年守歲,逢年過節該給長輩的孝敬與關懷,做得比他這個正牌孫子還妥貼周全,阿婆都疼他疼入心了。

那種家庭喔,不要說小顧,連他這種粗線條的,都覺得神經緊繃,一家子簡直可以被塑個銅像放進博物館瞻仰的那種道德楷模,幾次與那對父母打招面,他整個人不自在到手腳都不知該往哪擺。

出身名門,或許是小顧這一生最大的悲哀,所以他真的能理解,小顧為什麼會羨慕他、拿這裡當成家。

小小的,但很溫暖,這就是家。

回到房間時,小顧坐在桌前,翻閱他期中考的考卷,見他進來,一眼瞟來。

「腦殘國,你到底是哪裡有問題?」明明考前已經給他重點抓題,而且複習八百遍了,還是可以寫出令人始料未及的創意妙答。

就算第八百零一遍告訴他,他還是記不住老子和老萊子有哪裡不一樣。

嘆氣。

「你管我!」陳建國反問:「你咧?最近這麼閒,動不動往我家跑,不去當你的白蘭氏?」

「你賣雞精啊?那是神農氏。」完全了解他是在指嚐百草的那個。

阿國只要一忘記,就會張冠李戴。

全世界大概也只有小顧,能夠完全不費吹灰之力便懂他的哏。

「一樣啦!」聽得懂就好了,管他白蘭氏還屈臣氏。「重點是,別人不起就編個花名冊,你完全可以出一冊本草綱目了。」

有夠不挑食。

小顧挑挑眉。「本草綱目誰編著的?」

「不是華陀嗎?」答得有夠理所當然。

完全被他料中。小顧抿唇,一陣悶笑。

「還是……那個什麼鵲的……」啊,莫非是剛剛才講的神農氏?

小顧一手抵著額,笑到停不下來。「阿國,我真的萬分好奇你的腦袋構造。」

忘性超大。

前一天才背過,隔天就忘光光。

不愉快的事也一樣,睡一覺醒來,腦袋跟新的一樣。

有時候,真羨慕他這種沒心眼、吃飽睡好沒煩惱的單純個性。

活得簡單,也活得快樂,就算考最後一名,阿婆也不會因此而少愛他一分。

「我記那些幹嘛?對我的人生又不會有什麼改變,我只要記住對我真正重要的事情就好了。」

「也是。」小顧笑了笑,拿起紅筆,不厭其煩在那疊滿是紅Í考卷上訂正,明知道他看過還是會再忘,歷年師長就教他教得很洩氣,但小顧總是一教再教,從來沒有不耐煩過。

這人有顆非常聰明的腦袋,過目不忘,從小就是資優生,就他所知道的,還沒聽過小顧拿第一以外的名次。

是說,自己也不輸他,也沒拿過第一以外的名次,只不過差在一個從前面數,一個從後面數而已,但是都很醒目!

跟他比起來,有時會覺得自己跟笨蛋一樣。

雖然很不想承認,但——他其實有在心裡偷偷佩服過這個人。

小顧學什麼都快,信手拈來都有個三分樣,像是什麼都難不倒他。老大總說,只要小顧有心,要多高的成就都不是難事。

但——這是小顧要的嗎?走跟他家人一樣的精英路線?他想應該不是。但小顧要的是什麼?

平日嘻皮笑臉,像是跟誰都能打成一片,但其實,這人心事埋得很深,誰也觸不到,彼此熟到可以穿同一條內褲,他也不曾真正懂過小顧,明白對方在想什麼。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

作者按:

寫這段的時候,突然想到很老的神農氏嚐百草的冷笑話哏

想到神農氏死前的最後一句話,突然噴笑出來

(小顧對不起!我不該這樣想的)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樓雨晴 的頭像
樓雨晴

雨後初晴*樓雨晴

樓雨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miao
  • 阿婆叫阿國去洗澡 文字叫洗身 這唸著不怎麼通順呀 樓~
  • 喔,它是很口語的客家話
    我用白話直譯的方式寫出來
    客家人應該看得懂^^
    我後面會介紹,阿婆是客家人
    叫"阿婆"也是客家話外婆的意思^^

    樓雨晴 於 2014/09/20 19:27 回覆

  • Wei
  • 我是客家人~
    看到阿婆那段很自然地就轉成客家話,好有親切感^^
  • (握)
    我也是客家人^^
    所以會在文中努力宣揚客家人是如何的勤儉持家,溫良賢慧(←公器私用XDD)

    樓雨晴 於 2014/09/21 23:53 回覆

  • miao
  • 哦 原來 (秒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