* 公告 *

樓雨晴個人誌→訂購處
查閱2016預購單無人款項

 

 【問君歸不歸】 01

 

 

  那個人,已經來三次了。

  阿國換了個方式蹲,低頭邊換零件,一面困惑思考。

  早上的時候,那個人就站在馬路的那一邊往這兒看,他本來以為對方遇到什麼困難需要協助,但也沒過來,站了好一陣子,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離開的。

  中午又來一次,然後就是下午,又看到他出現在那裡。

  如果一個人,重複出現在同一個地方,也不說要做什麼,就只是一直對這兒探頭探腦的,是不是應該提高警覺,防範未然?

  他想,晚些那個人再不說要做什麼的話,他就會自己過去問了。雖然男人看起來並不像壞人,而且臉上似乎被什麼困擾住的樣子,如果有他幫得上忙的地方,他想他會樂意發揮一下助人為快樂之本的美德。

  雖然,這樣的想法總是會被唸,某人總說——你眼裡哪有壞人!

  他眼神黯了黯。

  現在,已經沒有人會管他,就算再幹蠢事被騙,也聽不到那人叨唸他的聲音了。

  街角那一端的人似乎下定了什麼決心,橫越過馬路朝修車廠這裡走來。

  「那個……方不方便打擾你幾分鐘?」男人站在他面前,終於鼓起勇氣開口。

  很熟悉的對白,他常常聽到。原來是搞推銷的嗎?

  大概是菜鳥吧,臉皮似乎很薄,找路人搭訕前居然要天人交戰那麼久,是他遇過最菜的一個。

  阿國想也沒想,直接回道:「不方便。」

  對方沒料到他會拒絕得如此俐落,呆了一呆。「可是……這件事很重要。」

  「我家那個,交代我不可以隨便讓人搭訕。」因為以他的等級,一旦起了頭,後續便絕對脫不了身,歷年經驗,履試不爽,小至小額的愛心筆、愛心零錢包,大至保險、直銷、保健產品什麼的,有一度讓小顧很頭大。

  大概只有某一年,被工讀生小妹強迫推銷的情人節花束,帶回來順手給小顧時沒有被唸,現在想一想,那居然是他送戀人的唯一一束花。

  往後,每當想起那個人時,就只能到墳前,送上一束百合。

  最後,小顧乾脆規定他,以後在路邊不要隨便接受搭訕,一律回答——「不方便、我在忙、我趕時間」就對了!

  雖然現在小顧人已經不在了,他還是不想違背那人的意思,小顧知道了,會不開心。

  對方表情微妙地靜了靜,輕緩地開口,柔沈嗓音帶些難解的意緒。「我知道,就是他叫我來找你的,他有話要我轉達你。」

  螺絲起子沒拿好,「鏗」地一聲掉到地面。

  阿國僵了僵,吸氣,力持平穩地回他:「你找錯人了。」

  那個人……已經沒有辦法,再跟他說什麼了。

  「你叫陳建國,不是嗎?生日是1017,身分證字號是T122……」接著開始流暢地背出他所有的身家資料,連銀行戶口的帳號都倒背如流。

  阿國停下動作,終於抬頭正視對方。

  這其實沒什麼好驚訝的,現在的詐騙集團要弄到這些資料易如反掌,但是……

  「他生前……交代你什麼嗎?」只要有一點點跟小顧相關的訊息,就算只有絲毫可能,他都不想錯過。

  男人頓了頓。「……不是生前。」

  不是生前,難道還會是死後?死了的人還能交代什麼?

  聽起來整個荒唐至極,一般人早就罵瘋子,然後將人轟出去了,但阿國只是呆呆怔怔地望住對方。

  如果真的有話想說,為什麼不是找他?他是小顧在這世上最親密的人,不是這樣的嗎?

  如果可以,他也想聽聽小顧想跟他說什麼,就算是像以前那樣,喇些沒營養的屁話也好,他願意用一切代價去換。

  但是——沒有辦法,他什麼都試過了,甚至很荒唐地聽從旁人建議,跑去觀落陰,有一陣子勤跑宮廟,只要能得到小顧的一字一句,什麼方法他都願意去試。

  小顧走的時候,他沒有在身邊,一直是他心中最深的痛、無法弭平的遺憾。

  最後,是老大生氣地罵他——你想讓小顧氣死嗎?

  是啊,每次他被拐,小顧都會不開心,不是錢的問題,而是每次都傻傻相信別人,捨不得他被一再坑騙,踐踏信任。

  於是,他停止一切荒唐而瘋狂的追尋。

  而現在,這人卻告訴他,他可以。

  「他為什麼不直接來找我?」不是說,做鬼都會回來纏他嗎?他一直都在等他回來啊。

  如果連他都做不到,憑什麼這個人能夠知道,小顧想說什麼?

  那人搖搖頭。「如果我說,我有靈異體質,你相信嗎?」

  騙肖維!

  阿國很想這麼回他,畢竟那一整年,被坑騙的經驗豐富到可以出書了,但——這人的表情很誠懇。

  他靜默著,不吭聲,聽那人又續道:「是真的!我從小就感應得到那些好兄弟的存在,你家這一個,叫我一定要來找你,幫他帶幾句話。我本來也很掙扎要不要來,因為每次幫『他們』帶話,不是被親屬當成瘋子就是騙子,但是我如果不來,他會日日夜夜纏到我神經衰弱,什麼事都做不了,他已經纏了我快一年——」

  小顧離世,也快一年了。

  「他想跟我說什麼?」

  「一言難盡。這一年來,他在我耳邊聒聒絮絮講了很多你們的事情,包括你們怎麼認識、怎麼在一起、交往過程發生的每一件事,我想不聽都不行。這一趟來台灣,我會停留一個禮拜,慢慢把一些他想說的話告訴你,但現在比較要緊的是——我行李被扒了,晚上沒地方住。」

  聽起來,就像是在找一個免錢飯店而已,只要是有理智的人,都會把這個帶著濃濃詐騙味的瘋子趕出去,但——

  「如果不嫌棄的話,住我家好了。」

  男人咧笑,似乎正中下懷。「不嫌棄。」

  下班前,關梓齊知道這件事,把他拉到角落,劈頭便問:「你真的相信他那串鬼話連篇的說詞?!

  「一半一半吧。」就算是騙他的,也沒關係。

  明明應該要勸,畢竟收留一個來路不明的人,會不會一覺醒來,發現家當被搬空、或者給自己引來什麼麻煩之類的,都是未知數,但關梓齊很清楚,就算明知對方在騙他,阿國也會願意被騙,他只是……想要有個人,陪他一起談小顧,就算是鬼話連篇也好,他可以說服自己那是真的。

  之前尋求宮廟降乩、觀落陰什麼的,哪樣少試了?阿國自己怎麼會不知道這些行為有多不理智?他沒有在第一時間制止,是因為知道阿國需要做點什麼來當做情緒渲洩的出口,填補內心的空泛、渴求、以及傷痛,不讓他做,他會崩潰。

  反正,小顧留給他的錢就算被坑幾回也不痛不癢,法事、捐獻什麼的,只要能換得內心的平靜也就值得了,旁人只需要在適當的時機,點醒他就好。

  生活規律了一陣子,怎麼現在又……

  「我以為,你有比較冷靜了。」

  「這個人……不一樣。」

  「哪裡不一樣?」

  「我也不知道,但……我想要相信他。」

  關梓齊嘆氣。就像小顧說的,阿國眼裡哪有壞人。

  「算了,你自己小心點,晚上睡覺別睡太沈,多提高警覺,有什麼事打個電話給我。」

  「嗯,我知道。」

  阿國談完走出來,對那男人說:「我下班了,走吧。」

  男人回頭看了一眼,對著隨後出來的關梓齊微微一笑。「明天見。」

  那一笑,讓關梓齊心房莫名地一緊,忽然之間有些明白,為何阿國會毫無理智地選擇相信這個人了……

              ³      ³      ³

  阿國帶男人去吃晚餐。

  路上,男人告訴他:「小顧說,他最懷念的,就是路口那攤擔仔麵,你們交往時最常吃的就是那一攤,再切盤小菜就可以吃得很飽,不過如果你們老大也在,你們都會有默契不點豬肝,因為老大不吃內臟,有時候他很吃味你對老大都比對他還要好。」

  「亂講,才不是這樣!老大是兄弟,但他——」

  「我知道,他是自己人,要走一輩子的,所以不用顧慮,不用客套。對了,我們可以去吃那一攤嗎?我也想知道讓小顧唸唸不忘的肉臊飯是什麼滋味。」

  「好。」

  擔仔麵的滋味,其實沒什麼特別的,就是很一般的路邊攤而已,會常來是因為它很便宜,老闆又親切,每次他都吃到見底,連根荳芽都沒留,老闆怕他吃不夠,會特地給他加麵加飯。

  小顧還在廣告公司上班那陣子,有時跟客戶在外面應酬,多少會吃點東西,晚餐食量需求不大,而自己做的又是體力活,小顧常會撥個半碗給他。

  老闆看多了,有一次就問他們:「你們……不會是?」

  「對呀,我們在交往。」他那時候答得很順口,也不覺得有什麼好隱瞞的。

  小顧微訝地看他一眼,被他瞪回去。「幹麼?你想否認喔?」

  「沒。」笑了笑,然後跟著他重複:「對,我們在交往。」

  老闆剛開始有些彆扭,後來就自在多了,今天看到他帶不同的人來,忍不住多瞄兩眼,在他點餐時,低聲跟他說:「換了喔?不要啦,小顧很好ㄋㄟ,都那麼多年了,他真的對你不錯啦!」

  「……」阿國不知該怎麼解釋,點完餐就匆匆回座。

  他又怎麼會不知道,小顧有多好。

  「你剛剛在跟老闆講什麼?講得眼睛都紅了。」

  阿國搖搖頭。「以前,有擔心過小顧跟我在這裡吃東西會不會太委屈。後來收入轉好,我不習慣高級餐廳的禮節,覺得綁手綁腳,小顧有看出來,從沒要求過我去適應那些、也不要求我要穿得多有品味,他真的是配合我好多事情,我常常說,跟他在一起是做功德、資源回收,其實那都是開玩笑的,我心裡知道,他跟我在一起是我撿了好大的便宜,如果我放手的話,外面多的是人排隊搶著要他,所以我抓得很牢,可是我從來沒有告訴過他,他會不會真的以為,我只是將就而已?」

  「他沒那麼笨。他知道你為他妥協的並沒有比他少,不能吃辣還一次又一次陪著他吃麻辣鴨血,每次都咳得滿臉淚水;為了不讓他為難,主動開口讓他去娶另一個女人;忍受他父母拿你當病菌看的羞辱,一輩子都得不到認同……如果不是真的很愛很在乎這個人,誰願意做到這樣?」

  「那你幫我告訴他,不要在外面遊盪,快點回家!」

  「……」男人轉頭,抽免洗筷。「麵來了,快吃吧。」

  吃完晚餐,阿國帶男人回家。路上也問了對方的名字,對方說:「我是在美國出生,沒有中文名字,小顧說你英文不好,你確定你記得起來?」

  「那算了。」既然對方不介意,那他還是叫「喂」好了。

  阿國翻出一套小顧的家居服給他替換,其實他的也可以,但覺得小顧的衣服好像比較襯這男人的氣質,國外教育思想怎樣他是不知道,但這人似乎完全不忌諱這件事。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作者按:

這篇【問君歸不歸】是跟前傳一起完成的
完成後沈澱了兩個禮拜,整個前傳都po完後
自己卻開始游疑地自問:"真的就這樣了嗎?真的要這樣嗎?這樣真的好嗎?"的腦內鬼打牆
最後下定決心續寫【後篇】,把腦內糾纏了我兩個禮拜的東西寫出來
因當時不確定會不會修稿,就不敢貿然把【問君歸不歸】丟出來
結果全文完成之後發現--
所有的哏居然前後呼應,完全沒有任何出入,接得超順超合,一丁點都沒修到
這......這難道就是冥冥之中註定好的嗎?

中場的內容我估算了一下,大概可以分個四篇PO完
謝謝收看^_^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樓雨晴 的頭像
樓雨晴

雨後初晴*樓雨晴

樓雨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9)

發表留言
  • 心
  • 謝謝晴姑娘~
    感覺就是小顧回來啦...(笑
  • 歸根
  • >//////< 好期待後續!看得很興奮,謝謝~*
  • 何赞虹
  • 那个男人是谁啊?新角色吗?
  • 王齡絃
  • 我個人覺得,是「小顧」先生借身還魂回來嗎?不管我追到Po完。
  • 悄悄話
  • 地瓜
  • 電腦壞了一段時間沒追蹤,
    沒想到卻撿到寶了,
    這對真是後座力最強的,一點一點的加重他們
    我想文字世界千迴百轉的,
    就讓他單獨出現吧
    期待祈禱期許期期期ing~
  • 是啊,後座力強到連後篇都出來了...

    樓雨晴 於 2014/10/18 01:48 回覆

  • 如風似穎
  • Ya 晴姑娘英明
    終於讓阿國等到了 !!!
  • 希望你這句話明天還願意再說一遍......

    樓雨晴 於 2014/10/18 01:49 回覆

  • 彤
  • 真的是菊花三弄-鬼丈夫啊!!!!!!沒關係小顧!!你後媽人很好,不是沒寫過借屍還魂的. 對吧樓大*啾咪 <3
  • 有...有這回事嗎(左瞄瞄右瞄瞄,心虛貌)
    我只能說...大家都好樂觀唷...

    樓雨晴 於 2014/10/18 19:36 回覆

  • Coco
  • 甚麼時候有男女的新書?例如楊二爺的女兒?
  • 短時間應該不會寫男女唷
    就算寫,也不會有楊二爺的女兒這件事^^

    樓雨晴 於 2014/10/19 18:37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