* 公告 *

樓雨晴個人誌→訂購處
查閱2016預購單無人款項

 

 問君歸不歸 03

 

  龔雲顰留他們下來吃中飯,在廚房備菜時,男人緩步踱來,與她閒聊幾句。

  「阿國說,你是小顧的故友?」雲顰有所保留地望他。

  這女人是他一手調教出來的事業好夥伴,果然沒有阿國那麼好騙。全世界都知道阿國單純,若想藉由小顧的關係,訛詐阿國些什麼確實是輕而易舉,她的防備只是想保護阿國,不愧是他的紅顏知己啊,沒白疼了她。

  男人也沒多澄清什麼,只淡淡啟口:「阿國這個人,老實又沒心眼,一輩子埋頭實幹,當牛犛田犛到死的那種人,就算給他再大的產業,他應該也會把百貨公司當柑仔店經營吧,他沒那頭腦。所以啊,我最不放心的戀人,如果將來我怎麼了,想留給他的,應該就是錢最實際。」

  說完,靜靜看著她從震驚、錯愕、困惑,到驚疑不定的表情變化。

  那是……她跟小顧私下的對話,根本沒第三人在場,他怎麼會知道?!

  男人笑了笑。「這樣,夠嗎?」

  龔雲顰愕愕地張口、又閉口,好半晌才吸了吸氣,回道:「我懂小顧的心思,他的事業我會好好經營,絕不讓他失望,每年營收的百分之三十會撥到阿國名下,他最放心不下的伴侶,我會替他照顧好,請他放心。」

  男人點點頭。「這樣很好。辛苦妳了,謝謝。」

  「還有……」哽了哽聲,低啞道:「替我告訴小顧,能遇上他,是我這輩子最大的幸運……真的,很謝謝他,給了我一段新的人生。」

  「既然這樣,那就不要辜負他,好好經營這段全新的人生,讓自己活得精采、無憾,勇敢爭取內心的渴求……妳懂我在說什麼。」

  「……嗯。」

  離開龔雲顰家中時,女主人靜靜在門口目送他們,小小娃被母親抱在懷中,哭得淒厲,嘴裡喊著爹地,直要跟他去。

  阿國看了看身邊的人。不要說小婭婭了,有時候連他都會產生錯覺,好像小顧真的在他身邊,沒有離開過——

  男人側首,正巧對上他意味不明的複雜目光。

  「幹什麼這樣看我?當心小顧吃醋。」

  「……呃,對不起。」甩甩頭。大概真的是他想太多了。

  「開玩笑的。小顧不會吃醋,如果有好對象的話,你就大方去追求,他不但不會生氣,還會祝福你。」

  「亂講!」他才不會。

  男人嘆息,沒再深入爭辯這個話題。

  他們又去了幾個過去常跟小顧去的地方,傍晚用過餐,回家前,男人提議順道買些啤酒跟小菜回家小酌,並且得到附議。

  以前,工作比較不忙的時候,他偶爾會在夜裡,跟小顧喝點啤酒,聊些生活上遇到的挫折、不如意、還有不敢說的心裡話,都會順勢拿出來跟對方溝通,那是兩人的小默契。

  他有整整一年,沒在夜裡坐在陽台,像這樣與人喝酒閒聊,抒發心事了。

  「欸,你是不是忘記一件事了?」各自乾光一瓶啤酒後,男人突然說。

  「什麼事?」

  「當初,你為了支持小顧創業,傻呼呼把房子賣了,這筆錢他一直沒有還你,本來是想等等看你哪時才會開口,結果幾年等下來,你完全當沒這回事的樣子,不會是忘了吧?」

  阿國瞇眼想了想,似乎憶起好像有這回事。「我的就是他的,幹麼要計較這個?」回得有夠理所當然。

  男人無言了片刻。

  「他一直很想告訴你,謝謝你那樣無條件信任、全心全意支持他,連阿婆留給你、從小長大的、那麼有意義的老房子都捨得賣,他知道那對你而言很重要,絕對不像表面上說的那樣淡然,但是為了他,你義無反顧什麼都能捨,這分心意他始終放在心上,不曾忘記過。」

  沒想到,阿國卻回他——「他家很有錢,小顧有跟你說嗎?可是他從十八歲以後,就沒拿過家裡一毛錢,自己承擔自己的人生,他要創業時父母有說要資助,他都不肯接受,可是卻願意用我的錢,你不知道我超開心的。」

  「你呀——」真的是被賣了還會替人數鈔票,果真沒冤他。

  「那些錢,他放在老大那裡。當初買下這個房子,是真心想跟你有個家,那是他替你築的第一座安全堡壘。第二個是雲顰,沒有意外的話,你這輩子都能不愁吃穿。但狡兔都有三窟,他希望永遠不要用到,不過要是萬一真有這麼一天,你就去找老大,他寄放在老大那裡的保險箱鑰匙,是他替你挖的第三窟。」

  「他這人,想得還真多……」阿國喃喃低噥,仰頭罐了口啤酒,順便把莫名的酸意也一同嚥回腹間。

  「因為你是他在這世上,最掛念、最放心不下的人啊。所以,你一定要讓自己好好的,他才能安心,知道嗎?」

  「……」阿國又喃喃咕噥了幾句。

  「什麼?」沒聽清楚。

  「他想東想西,想了那麼多,那他到底知不知道……」

  「知道什麼?」

  「……我很想他。」低低地,像是對著空氣自言。

  男人喉間一哽,做了幾回深呼吸,才讓聲音儘可能平穩地吐聲:「他知道啊,不然怎麼會託我回來看看你。」

  「那他為什麼不自己回來?」阿國仰眸,像個孩子般迷惘地問。「我每天都在等,每天、每天,你知道嗎?他不喜歡的事情,我都不敢做,怕他生氣就不回來了,我那麼乖,那麼守信用,他什麼時候才要回來?我真的……真的……」

  好寂寞,好想你。

  男人不應聲,默默望著他。

  他索性也不理會旁人,賴趴在桌上,靜靜流淚,宣泄壓抑在心底的悲傷。

  男人也不試圖安慰,逕自輕輕地,哼著歌。「客棧打烊後,陪我坐一坐,我的愛人剛好不見了,我還沒有說,你先淚流成河,原來同是天涯淪落人……店小二,店小二,別再哼傷心的歌,人來人去像過客,再空等不值得,店小二,別再喝,藉酒消愁又如何,三杯下肚就忘了,清醒後又記得,何必呢……」

  阿國愣愣地仰首,聽怔了。

  「好巧,他以前也唱過這首歌……」

  以前,小顧心血來潮也會坐在陽台彈吉他唱歌給他聽,從以前到現在,他常常覺得這人沒走演藝圈好可惜。他知道小顧是顧慮父母的感受,那麼有才華的設計師都會被父母說成「只會塗鴨、沒出息的犬子」了,走演藝圈哪還得了。

  這人唱歌的樣子,好像小顧……

  「是嗎?那他唱的好聽還是我?」

  「他。」阿國連想都沒有。「他什麼都是最好的,什麼都會,很厲害,誰都比不上……」

  完全偏心、盲目的情人眼裡出西施。

  「喔。」

  「能不能……拜託你一件事。」

  「什麼?」

  「幫我告訴他——我很愛他,很愛、很愛、很愛、很愛……」唱盤跳針似的,重複了很多遍。

  「我聽到了,你不用說那麼多遍。」

  「因為以前我從來沒有對他說過,一次都沒有!我很怕他不知道,有好多話,都來不及……」

  「他都知道,你不用擔心。」

  「是嗎……」趴回桌上,無意義低喃:「小顧……」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樓雨晴 的頭像
樓雨晴

雨後初晴*樓雨晴

樓雨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8)

發表留言
  • miao
  • 這香爐 我先插下啦
    真的 酸酸的 真的想讓人最後大爆發嗎TxT
  • Lucifer124
  • 太哭了吧TT__________TT
    樓大虐死人不償命啊~~~~~~~~~~
  • 長久的書迷
  • 我在看這篇的時候腦中浮現的是天灰,於是去找了歌來聽,眼淚就流下了。
    不要再虐他們了啦!晴姑娘!!
  • 歸根
  • 有股心酸的浪漫,也有一種不知該怎形容的溫柔守護:)
  • 如風似穎
  • 晴姑娘英明
    終於讓阿國等到了 !!
    ↑ 我是乖孩子 答應晴姑娘就會做到 ^ ^

    小顧雖然只有七天 時間,但到這似乎是最後一天了 …(泣 )
  • 何赞虹
  • 很好奇之后的小容跟阿国还有没有往来,二爷后来有知道阿国吗?(我似乎又划错重点了
  • 史妞妞
  • 第七天了,小顧真的不告訴阿國嗎Q_Q
  • 2KL
  • To樓大:小讀者我抓到一隻小小小小的蟲--------他知道小顧是顧慮父母的感受,那麼有才華的設計師都會被父母說成「只會塗鴨、沒出息的犬子」了,走演藝圈哪還得了。

    應該是「塗鴉」
  • 這是初稿啦,我後來潤稿有看到這個錯字,所以最後成書時是正確的^_^

    樓雨晴 於 2017/02/27 00:47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