* 公告 *

樓雨晴個人誌→訂購處
查閱2016預購單無人款項

  太糟糕了。

  隔日下午進辦公室,藺韶華單手撫額,回想早前的種種,只覺荒唐至極,懊惱無比。他從未讓自己的行為脫序至此,那過於放縱的一切,如今想來,仍覺陌生。

  不像他——不,根本就不是他。

  一夜縱慾,隔天還陪著她貪眠,賴床的理由居然是——不想放開她。

  她蜷縮在他臂彎,睡得好香甜,他抽不開手,起不了身。

  不是身體不能,是壓根兒不願意。

  想陪著她睡。

  想陪著她早餐。

  生平第一次,為了她早退,又為了她遲到。

  膩了大半個早上,下午她有通告,兩人才分開。

  下午踏進辦公室時,所有人看他的表情有多錯愕,他都不願去回想了。

  一向循規蹈矩的人生,自從遇上她後,全變了調,他早有預感,她會是他平穩規律人生中,最大的變數。

  一步、一步,朝偏離的人生路上走去,卻至今,沒想止步。

  脫序了一夜,過後倒是收斂些,沒再那般放縱。

  兩人工作都忙,見面的時間不多,相處模式與以往沒有太大的變化,他生活規律,總是她得空,才來找他,而他,從來都是被動在原地等待的那方。

  他並不是耐不住寂寞的人,一週、甚至更久才見一次面,有時甚至碰了面,說沒兩句話又得走,對他來說,倒也不會太難挨,生活大多時候,是被工作填滿。

  一直以來,日子都是這麼過的,不同的只是,現在偶爾腦袋得了空,會突然浮現她的身影。

  有一天,霓霓突然問他:「你跟又甯姊在交往嗎?」

  他竟答不出來。

  一段隱晦的地下情,見不了光,彼此也從未正面談論過,偷來的短暫歡愉,說穿了,無異飲鴆止渴。

  這樣,能算是交往嗎?

  大多時候,他還是過著與單身無異的生活,只是有時,會有個人,工作累了,到他身邊來,安心地小睡一會兒,有他作陪。

  在極少數的夜晚,共享肉體歡愉,分享他的雙人床,次數不多,他們都不是放縱的人。

  他自認並不重慾,在她之前,已經空窗好些年沒有親密往來的異性,與她的第一次,身上連保險套都沒有。

  現在,只是多了個讓他準備這些物品的人,可是卻連對身邊親近的人承認,都不能。

  「為什麼這樣問?」

  「就又甯姊啊,昨天看節目,被問到感情生活,她用半打趣的口吻說:『是有那麼一個人,在一起的感覺還不錯,不知道有沒有緣分。』我就猜,她是不是在說你。」回答得很含蓄,不過呂薇霓也懂,她是藝人嘛,連公開感情生活的自由都沒有,只能隱晦地擦著邊講,其實在她看來,又甯姊對藺哥,分明就很有心。

  藺韶華沒有回答她,因為連他自己,都無法回答自己。

  一日夜裡,即將陷入深眠,床頭訊息鈴聲響起。

  

  你睡了嗎?

 

  睡了。

  他嘆氣,淺眠被驚醒,幾乎已經習慣。嚥下無奈,回應:怎麼了?

  她稍早有提到,公司近期簽了幾個不錯的新人,今天慶功酒會,她去露露臉,跟師弟妹聯誼交際一下,以便日後好做事。

  這會兒,酒會應該差不多結束。

 

  我喝了點酒,你能不能來接我?

 

  「很晚了,改天吧。喝了酒就回家好好休息。」來了,也是匆匆見一面,又離開,身體已經夠疲憊,何必如此折騰。

  

  可是我想見你。

  我明天放假,想跟你在一起。

 

  公司要她帶新人跑通告,近來行程滿檔,她已經超過半個月沒見到他了。

  見他一時沒回,裝可憐補上一句——我頭暈,好想吐。

  藺韶華嘆氣,回:妳在哪?

  記住上頭的地址,他下床換衣,出門招了計程車前往。

  他到的時候,她的經紀人在旁邊陪她。

  對方不知念了她些什麼,她頭垂得低低的,乖乖挨訓沒頂嘴,走近時,聽她輕喃了聲:「就忍不住嘛……」

  「拿妳沒辦法。」

  「對不起啦,楓哥。我會小心一點,絕不給你添麻煩。」

  要真能那麼樂觀就好了,偏偏意外最是人力所無法預期和掌控的。

  蕭丞楓滿腔無奈,也知攔不住她。

  女藝人其實心裡也苦,誰無七情六慾?哪個女人不渴望有人疼、有人愛、有段穩定的感情、有雙臂彎倚靠取暖?偏偏連想談個戀愛,都無法隨心所欲,他做不到那麼冷血無情,明知默許了她,後續麻煩必然少不了,還是狠不下心。

  抬眸見她等待的人已到來,彼此點頭示意了下,簡單交代一句:「又甯就麻煩你了。」將車鑰匙交給他,便轉身離去。

  丁又甯回眸,見他,揚起笑。

  她總是衝著他笑,給他最美麗、最獨特的笑顏,那是為他一人獨綻的風華,蕭丞楓也是因為明白,要攔阻總是不忍。

  藺韶華沒多說什麼。「走吧。」

  兩人一同回到他的住處,才進門,在玄關處她便摟抱而來,纏吻不休,他嚐到,她嘴裡淡淡的酒香。

  兩人一路由玄關纏進客廳,衣服沿路吻、沿路脫,也許是幾分酒意壯膽、也或許是半月不見,相思催情,她表現得有別以往,格外熱情主動。

  將他推落沙發,她跨坐上來,小手不耐煩解開他身上僅存的襯衫,直接一把扯開鈕釦,沿著肌理線條寸寸撫吻。

  他低噥,喉結滾動,嚥了嚥口水,身體緊繃難捺,將她摟近,由著她去感受,下身那因她而起的火熱。

  她低笑,咬咬他下唇,十足配合地抬臀,將他迎入。

  他撫上纖腰,迫不及待挺身,紓解慾求。

  「別動。」她不輕不重咬了他一口。「讓我來。」

  他無異議,尊重地抽手,由著她主導這一回合的歡愛節奏。

  她是個知情識趣的女子,學習力佳,該放時,不會忸怩作態,一如這一刻,在他身上扭腰擺動、曼妙起伏的美麗身姿。

  他熱了眸光,動情地撫上柔軟纖盈的腰身。

  這樣的她,既迷人,又性感,長髮隨著徐徐韻律擺動,宛如性感舞者,正舞著一曲,慾望之歌,撩動著他更深一層的火苗。

  舞著、舞著,節奏漸緩,落了拍,明明就差那麼一點,卻總搔不到癢處。

  他不滿地低噥:「別逗我。」

  「誰逗你。」她含嗔帶媚地瞥他。「我累了,換你來……」

  他張手一攬,將她放入沙發,挺身撞進深處,加快速度,幾回深沉而紮實的衝撞,將兩人推向最後的極致。

  在沙發上結束了第一回合,第二次,他們回到臥房,擁抱著,徐徐廝磨,淺淺律動,放緩歡愛節奏,猶有餘裕吻吻對方,碰碰對方,感受擁抱的美好。

  過後,她臉埋進他肩窩處,整個人蜷臥在他懷抱,久久沒出聲。

  藺韶華以為她睡了,做愛完後,她總會慵懶欲眠。他先起身,撿回丟了一地的衣物,手機訊息聲在口袋裡響起,他聽見了,順勢撈出來,拿回臥房。

  「妳手機有訊息,要看嗎?」

  「唔。」她的回應,是將臉埋進枕頭。

  連續一個禮拜睡眠不足,方才的一場歡愛,已經搾乾她最後一點體力,迅速跌入深眠狀態。

  他本欲擱置床頭,又一封訊息跳進來,來不及移開目光,已看到躍出畫面的最新文字。

  

  晚上回不回來?

 

  若是家人,其實只是很尋常的一封短訊,但——傳訊人署名「嚴總」。

  「又甯。」他伸手推推她,意識陷入半恍惚的她,本能地張手往他頸項一攬,吮上他的唇,交換了個甜蜜的吻。

  纏吻的熱度,如絲、如縷,綿綿密密繞住心房,他走不開。

  嘆息,將手機擱回桌面,回到床上,她偎靠而來,在他懷中尋了舒適的方位,嘴角泛起滿足的淺淺笑意,安穩而眠。

  總是如此,這全無設防、親暱依戀的撒嬌姿態,勾起他酸軟情懷,沉溺漸深。

  他垂眸靜凝著她,久久、久久,而後,收攏臂彎,閉上眼,壓下腦海千思萬緒,不再深想。

==

作者碎碎念"

最後想到這種方式

用雙更把三篇的限貼完

兩篇鎖文一篇"微限"的開放吧

不然連三天都沒文可看也太慘了......  

創作者介紹

雨後初晴*樓雨晴

樓雨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滅天凰純
  • 對!連三天都沒文看也太慘了吧!
    感謝樓大的大恩大德!
  • Q
  • 對對對!沒文可看真的超慘!
    謝謝你沒讓悲劇發生!
    (雙手合十感謝狀)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