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晚上回來吃飯嗎?」

  「要進錄音室,不確定幾點結束,你先吃,不用等我。」

  最後一次通完電話,藺韶華再度投入工作,下了班,一個人上超市採買家庭用品,再到她娘家將小孩接回來,一個人吃飯,一個人打理家務,一個人入睡,一個人,迎接黎明。

  周而復始。

  這樣的日子,很習慣了。

  隔天進辦公室,照慣例先過濾桌上的信件,挑掉幾封廣告信函,見到夾雜其中的未具名信件,動作頓了頓,還是將其拆開。

  裡頭沒有意外,是幾張照片,角度明顯是偷拍,照片裡的她,與秦銳勾肩摟腰,一同進入男方住處。

  自他與又甯結婚後,這樣的匿名信開始不定期出現在事務所,爆的都是妻子的料,理智上他知道不該拆,此人明顯不懷善意,最好不看不聽不問,以免心情受影響,但……真能忍住不看的,世上又有幾人?

  今天來沒看到早報,他其實就已經心裡有數了。

  每當妻子鬧出什麼不適合被他看到的新聞,公司裡就找不到報紙,霓霓他們都沒發覺,這根本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嗎?

  午休時間,他外出買了份報紙,看看上頭是怎麼寫的,不想等記者來問他「什麼感想」時,自己卻完全狀況外。

  報上所刊登出來的照片,跟他早上在辦公室收到的是同一批,內文直指兩人昨夜,在男方住所單獨幽會三小時,何時進入,何時離開,都寫得清清楚楚。

  這爆料者還真是有心啊,不遺餘力幫又甯炒知名度。

  這類新聞,其實早該看得麻痺了,標題下得聳動,可真要解釋,合作夥伴、又是知交好友,晚餐時間到對方家裡作客,又有什麼奇怪的?

  大概他的反應太無趣,記者這回甚至連來問他「有何感想」都沒有。

  可……偏偏就是這一回,冷不防刺著了心,流洩絲絲縷縷痛意。

  以為早已看淡,原來,心還會痛。

  她昨晚說了什麼?進錄音室。她應該要在錄音室。

  不會騙他嗎?

  他笑了,滿心諷刺悲涼。

  如果連最後的信任基石都垮了,他們之間還剩些什麼?

  若連所謂的「不騙他」都是謊言,他已經無法分辨,過往那一切,究竟有幾段是真?幾段是假?

  後來見到她,她表現得若無其事,絲毫解釋意圖,都沒有。

  還是——謊言對她而言,已是常態,她才能夠如此自然演出?

  他後來再回想,或許,這就是壓垮他們婚姻的最後一根稻草。

  像是骨牌效應,信任一朝潰堤,築起的婚姻堡壘層層崩坍,壓抑在心底深處的情緒猛然回湧——痛徹肺腑。

  他從來,都不是無感,只不過壓得太深,任由它,在心底傷著痛著、淌血、化膿、腐爛……

  在那之後,他再也不去想,何為真,何為假,挖空了心,讓自己麻木無感,真正的。

  不爭不怒,不痛不傷。

  

==

作者碎碎念:

為什麼會有"中下"這種奇怪的標題 =_=

好啦,就因為這章換場不小心要換到四場

這一節字數比較少所以雙更

 

創作者介紹

雨後初晴*樓雨晴

樓雨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