時間還早,她順路繞到托兒所接樂樂。

  樂樂在裡頭畫圖,看見她來,頻頻朝外頭張望,她笑笑地跟他揮揮手,順便跟托兒所的老師聊幾句樂樂的近況。

  聊完,便見樂樂背著書包朝她奔來。「媽媽,妳怎麼會來?」

  「來接你下課啊。」她笑著蹲身,摸摸兒子的頭,要替他拿下書包,留意到他雙手一直藏在身後。「你後面藏什麼?不能給媽媽看的東西嗎?」

  他搖頭,臉紅紅害羞了一陣,才將手伸出來,把東西遞給她。

  是一張圖畫紙,她打開,上面注音文寫著:「我的媽媽」。

  孩子的繪圖能力與邏輯沒什麼好強求,就是扭曲、外星等級,真要找出哪裡像她,可能是紫色的眉毛跟她昨天畫的眼影顏色有幾分像,但丁又甯卻看哭了,笑著哭泣。

  「這是媽媽看過最棒的畫,畢卡索都比不上。」

  畢卡索是什麼,樂樂也不是很懂,但媽媽問:「這是送給我的嗎?」於是他就點頭了。

  溫馴地任母親牽起他的手離開托兒所,樂樂仰頭問:「我們要去哪裡?」

  「帶你去見阿公。」

  「阿公不是在家嗎?」樂樂不甚明白。

  「不一樣,是另一個。」她不知道該如何跟孩子解釋,另一個將她帶到世上來、卻不曾盡過一天父親職責、不像父親卻又無法推翻父親身分的那個人。

  來到相約的餐廳,她在侍者的帶領下進入包廂,先點些小點心給孩子止飢,沒一會兒,那人也來了。

  樂樂仰頭看見來人,乖巧喊上一聲:「外公。」

  她不無錯愕。「樂樂,你認識他?」

  樂樂點頭。「把拔有時候會帶我來找外公玩。」把拔有說,要叫外公,因為這個是生媽媽的人。家裡那一個,是很疼他、也很疼媽媽的阿公,他不會搞混。

  這完全在她意料之外,她望了過去。

  丁存義在她對面坐下。「韶華有空會帶樂樂來,跟我吃頓飯。」

  她瞬間繃緊神經。「你該不會——」

  她直覺的防備,令丁存義露出苦笑。「沒有,我沒跟他拿一毛錢,我們約定好,不會去打擾妳身邊任何一個人,我沒忘記,妳不用這麼緊張。」

  「抱歉,我反應過度了。」她鬆了口氣。「他什麼時候跟你聯絡上的?」藺韶華提都沒提過,她完全不知道這件事。

  「第一次,大概是你們準備結婚那陣子吧。」那時,藺韶華來邀他參加婚禮,他理都不想理,主婚人又不是他,也沒禮金可撈,風頭都是向懷秀的,他去幹麼?

  ——又甯會很希望,有你到場祝福。

  記得那時,藺韶華是這麼說的。他嗤笑一聲,便拋諸腦後。

  打一開始,就父不父女不女了,他沒想過要這個女兒,女兒也怕他四處嚷嚷破壞她的完美巨星形象,不得已拿錢塞他的嘴,說白了也是各取所需,何必裝什麼父女情深?

  但藺韶華挺有耐性,只要一有空,就會帶樂樂陪他吃頓飯,偶爾給他看幾張又甯成長過程的照片,說說她幼時發生的大小事。

  ——樂樂跟又甯小時候,挺像的對不對?

  他實在不知道這男人究竟想做什麼,身上又沒油水可撈——其實真要撈的話,以藺韶華的態度來看,拿點錢出來奉養岳父不會不願意,但這一定會惹毛又甯,他可不想冒這個險。

  原先本是不太耐煩地應付,直到近一年來,或許是年紀有了,揮霍不動了,居然開始會害怕寂寞,別人這年紀,都已經子孫滿堂,他只能拿錢買短暫的歡樂,日子愈過愈空虛,甚至逐漸覺得,偶爾吃這頓飯,其實還不錯。

  樂樂這孩子,愈看愈覺得——挺順眼討喜。

  他居然當外公了,浪蕩了一輩子,沒幹過幾件能拿出來說嘴的事,女兒已經來不及了,至少在外孫心裡的模樣,他希望不要太難看。

  但是這些,他沒有辦法對女兒說,他前科累累,劣跡斑斑,若是稍微放軟示好,她只會更戒備,惴惴不安,不相信他其實沒要圖謀什麼。就像現在——

  每次見面,她二話不說,就是將支票往他面前推,不再企圖從他身上搾取丁點溫情,最低點的奢求,是大家相安無事,別擾得所有人不得安生,就好。

  丁存義看了眼支票,沒立刻收下來,只問:「妳最近過得怎麼樣?」

  丁又甯抬眸。「你是真心想問嗎?」

  「順口問問,沒別的意思。」

  既然他順口問問,那她便順口答答。「我很好,工作上做了不小的調整,想多留點時間陪孩子,你看,這是樂樂畫來送給我的,我收到的時候,滿滿都是感動驕傲,我的兒子心裡有我。」她攤開圖紙,給他看。

  復而聳聳肩,澀然一笑。「不過我想,這種想跟全世界炫耀的心情,你可能也不懂,小時候我也想畫我的爸爸,可是怎麼樣都畫不出來。」

  丁存義笑哼,帶幾分諷刺。「妳心裡應該只會想,我爸爸不是個東西!」

  他的人生,就是這麼失敗。

  她不知該如何回答。距離上次見面,已經是四個月前的事,他似乎——一下子蒼老了許多,氣色看上去大不如前。「你——還好嗎?」

  終究是自己的父親,沒辦法真做到不聞不問。

  「很好啊,有錢有閒,有個賺錢如流水的大明星女兒,供我花錢如流水,日子逍遙又快活,哪裡會不好?」

  「那就好。」至少,她找到他們之間的平衡點,一個大家都好的平衡點。

  她側首關注一下孩子的狀況。樂樂吃完點心,自己拿出書包裡的圖紙和蠟筆,埋頭安靜畫圖,不吵大人說話。

  她兒子真乖。丁又甯溫柔地摸摸兒子的頭,問:「也可以幫外公畫一張嗎?」

  樂樂抬起頭,看看她,又看看外公。「好。」

  她已經畫不出來了,但她的孩子還可以。她的樂樂,心還是暖的,懂愛。

  樂樂一筆一畫,畫得專注,一邊看外公,一邊畫上外公疏疏的眉毛,再畫上嘴巴,有一點彎彎的弧度,外公看他的時候,有時會笑。

  畫完,遞給母親。

  「謝謝你,寶貝。」她親親兒子,接過圖紙。「你要的,只是讓你可以花錢如流水的女兒,所以失去了會用滿滿的愛畫你的女兒,希望你覺得值得。」

  將圖紙推去,心知下一刻,它就會在垃圾筒裡壽終正寢,因為那對他來說,一文不值。可那都無所謂,她已經將那分對她而言千金難買的溫暖,牢牢護在心口。

  起身,帶著兒子走出餐廳,戴上墨鏡,掩去跌落眸眶的淚。

  兒子扯扯她衣角,仰頭一臉擔心。

  她蹲下身,牢牢抱住兒子小小軟軟的溫暖身軀,將淚顏藏在那小小的、卻能承載她所有悲傷的肩膀。「媽媽不痛、不難過……」

  只要有你,就夠了,我的寶貝。

 

==

作者碎碎念:

本書最甜心的小暖男樂樂(偷啾一口~)

如果生得出這種品質,我也好想生一個 >///<


明天最後一更

然後接續《在你心房暫棲》

創作者介紹

雨後初晴*樓雨晴

樓雨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