* 公告 *

樓雨晴個人誌→訂購處
查閱2016預購單無人款項

  晚上回家,跟向懷秀說了這事,問他知不知道。

  向懷秀頗意外。「有這種事?我不曉得。你們剛結婚的時候,韶華有來問一些妳的事,要妳的照片,我想說你們都要結婚了,多了解彼此總是好的,倒沒料到他有這層用意。」

  甯甯與生父有接觸,他是知道的,甯甯怕他介意,事先徵求過他的同意。

  其實,這有什麼好介意的?他撫養甯甯,可沒要她與生父斷個一乾二淨,表哥雖是不像話了些,可也沒壞到骨子裡,父女倆總不好老死不相往來。

  倒是韶華讓他比較意外,他心裡一定知道,甯甯嘴裡是不期不待不受傷害,但哪會真的一丁點都不在意,要真不在意,早任人自生自滅了。

  或許是想,持續說些甯甯發生過的大小事給他聽,補補他所錯失的、女兒成長過程那段空白,一次不夠,說兩次;兩次不夠,說三次、三次不夠,就經年累月說下去……

  你女兒這麼可愛、你女兒這麼懂事、你女兒七歲跌倒,跌掉兩顆門牙,哭慘了、你女兒超漂亮,異性緣超好,追她的人多到數不完……

  但凡還有點人性,聽多了,哪會真的無動於衷?哪怕是一點、一丁點就好,只要能喚起丁存義一絲父愛,也就值了。

  向懷秀光想,都替韶華心疼,他對甯甯,真的是沒話說。

  「妳跟韶華——真的就這樣了嗎?」真的,再也沒可能了?這麼好的男人,放掉了,多可惜。

  丁又甯露出一抹像哭的笑。「是我不夠好。」不配擁有那麼好的他。

  晚上睡前,樂樂照慣例跟父親通一小會電話,講完,突然將電話塞給正在擦臉霜的她。

  「把拔要跟妳說。」

  「……」另一頭,藺韶華無語。

  「韶華?」她接來電話,不解。「你要說什麼?」

  「……」我沒有要說什麼。

  這一刻,真覺兒子直腸子的呆萌屬性好煩。

  剛才是兒子跟他說:「媽媽偷哭。」

  他直覺便問:「為什麼哭?」

  「不知道,把拔去問。」然後又被其他事扯開話題,沒想到兒子還記著這件事。

  但是我無法真的去問她「妳哭什麼」啊,笨兒子!

  相對無言了一陣,實在不能一直無聲勝有聲下去,他嘆口氣,道:「最近好嗎?看妳跟樂樂處得不錯,應該是沒什麼問題了吧?」

  「很好,我很好。」諸事順心,只除了——身邊沒有他。

  沉吟了會,她啟唇道:「我爸的事……你怎麼都沒有跟我說?」

  這會兒,換藺韶華靜默了。「只是覺得,妳結婚、生了小孩,於情於理,總該讓他看看外孫。」

  「你想太多了,他根本不在乎。」只要家用有定時送來,供他無止境地揮霍就好。

  「在不在乎,總要做了再說,妳不能替他下定論。」給他機會去接觸樂樂、喜歡樂樂,如果真的無感,再說也不遲。

  「那——他對樂樂怎麼樣?」自己受傷就罷了,她不想連孩子也跟她一起受傷。

  「還不錯,剛開始淡了些,近來好多了,偶爾會抱抱樂樂,買禮物送他。」

  「他會對樂樂好?這怎麼可能!」

  「怎麼不可能?妳現在給樂樂講的那套睡前床邊故事,就是他送的。」

  「……」

  「下次,好好跟他吃頓飯吧。以前的他怎樣,我不評論,但現在的他,我感覺得出真的有在改變,若他有心想修補過去的錯誤,妳應該是最開心的,不是嗎?」

  換作其他人,早恨死了,怨自己怎會有這種沒出息的人渣父親,但對丁又甯而言,從來都沒有要不要給機會、原不原諒的糾結,她只渴望,來自父親一個真心的擁抱,與認同。

  「韶華……」她輕喊,心房被他捂得暖熱。

  「嗯?」

  「謝謝。」謝謝你,為我所做的一切。「你真好。」

  另一頭靜默了陣。想起以往,她每每說這句話時,總會揉進他懷裡,那甜甜軟軟的撒嬌姿態……

  打住思緒,他輕淺道:「我只是替我兒子爭取他應得的,來自於外公的疼愛。」

  如今的他們,也只能是如此,溫溫淺淺,雲淡風輕。

 

  當晚,她哄兒子入睡,一個床邊故事都講完了,他還睡意全無。

  「媽媽……」

  「怎麼啦?」食指戳戳兒子嫩頰。「有話就說啊。」

  樂樂翻身,窩進她臂彎,語氣有些悶悶的。「我想把拔。」

  她一愣。

  每次都說後天、後天,藺韶華笑他樂不思蜀,但孩子心裡,不是沒惦著他。不敢開口說要回去,那樣好像拋棄媽媽,只好一直後天、後天地說,可是……

  「把拔一個人……」

  將樂樂送來她身邊,他,只剩一個人,孤孤單單。丁又甯又何嘗不懂,一語,說得她心房隱隱泛酸,揪著疼。

  「媽媽明天送你回去陪把拔。」

  「媽媽也回去。」小手揪緊她衣襬。

  離婚二字,之於他的意義不大,三歲的孩子,也沒人能跟他解釋得太深,只知道,爸爸與媽媽沒住在一起,而媽媽總是太忙。

  她沒應聲,將孩子摟近,輕輕拍撫。

  無法承諾的事,她不知如何應答。

  能回去多久?三天?五天?一個禮拜?一個月?一年?她終究還是得走,藺韶華身邊,已經沒有她的位置。

  送樂樂回去,多少也有幾分個人私心,藉由看孩子的名義,偶爾能見見他,餵養心裡那頭,名為思念的獸。

  樂樂,不只你,媽媽也想他啊……

  只是,她的思念,難以言說。

 

==

作者碎碎念最終回:

本文最後一更

影后下台一鞠躬

明天換影帝秦銳上場~

創作者介紹

雨後初晴*樓雨晴

樓雨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小彤
  • 總是有種好酸好酸的感覺,一家三口怎麼讓人那麼心疼啊?!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