醒來時,她又落跑了。

  人類的適應能力僅次於蟑螂,楊叔魏發現,他居然已經很習慣了。

  打理好去到公司,一上午沒碰上她,要送資料去總經理室時,在電梯裡遇上。

  她瞥了他一眼,又很快移開。

  沒像以往那樣臭臉他了,雖然還是繃著臉,但他由那雙閃避與他接觸的眼神裡,讀出一抹心虛。

  好像覺得就這樣別開頭太冷漠,挽救什麼似的,她僵僵地又補上一聲:「……早。」

  不早了,都快中午了。

  他差點笑場。楊叔魏是何許人也,得了寸就會進尺,他是很會打蛇隨棍上的。

  不知——他如果控訴有人吃乾抹淨,肇事逃逸的話,會怎樣?他認真地思考了一下。

  算了,做人不要太超過。他很給她留面子地一起耍笨。「喔,早安。」

  她的樓層到了。虞曉寒背脊挺得直直的,率先走出去,冷靜淡定依舊,他們八風吹不動的虞經理,形象是無堅不摧的。

  他猶豫了一下,不知道要不要提醒她——妳同手同腳了。

  這女人——還滿有意思的。

  他嘴角揚笑,莫名有了一天的好心情,電梯門二度開啟時,吹著口哨步伐輕快地走向總經理室。

  「嗨,美人兒——」揚手朝祕書小姐打了聲招呼,敲門進辦公室。

  楊仲齊抬眸望來。「心情不錯嘛!」好到哼歌。

  「還不賴。」放下手中的資料夾,順勢倚坐在桌邊,閒來沒事玩玩鋼筆。

  「還不走?」

  「不急,自家兄弟,交流交流嘛。」送公文是順路,主要是來摸魚,泡茶聊天的。

  「有事就說。」楊仲齊白眼他,抽回鋼筆,這是爺爺送的,敢手殘摔著了,皮就給他繃緊一點。

  既然這樣,那就不客氣了。楊叔魏兩手撐在桌面,微微傾前,熱切道:「欸,問一下,你跟虞曉寒認識很久了嗎?」

  「很久,她進公司以前就認識。」

  「怎麼認識的?」

  楊仲齊奇怪地瞥他。「你問這幹麼?」

  「就好奇啊。」到底會不會聊天!「她有沒有交過男朋友?或是比較值得一提的感情紀錄?」

  「這我怎會知道?」他只是上司,不是上帝好嗎?

  「都沒聽她說過嗎?不是認識很久了?」仲齊哥怎麼一點都不關心人家。

  好吧,楊仲齊決定貢獻他微薄的資訊值。「我確實沒聽她提過太多私人的事,基本上,她所有能用的時間與心力,都花在工作上了。你要知道,一個沒有家世、沒有背景、沒有任何資源的年輕女孩子,要爬到今天你看到的這個位置,她得比別人加倍付出多少努力?」

  別說感情生活,或許連基本的興趣、私人娛樂,都得犧牲掉。

  但是,為什麼呢?

  楊叔魏凝思。

  這不是一般女孩子會做的事,當同齡的女孩在瘋偶像、談戀愛、逛街看電影時,她是在充實自己,努力爬到這個位置,一定有什麼特別的原因,除非……

  這個位置,有她想要的人。

  他好像,有一點點明白了。

  明白她為什麼好好的一館營運長不當,跑來蹚渾水當炮灰,因為仲齊哥需要她,所以一句話,她就來了。

  可看仲齊哥的態度……明顯是落花有意,流水無情。

  難怪她會去失意買醉。

  雖然在他的床上,喊另一個人的名字,是有那麼一點點殺風景啦,不過弄懂之後,想想她也滿可憐的,單戀就算了,全心全意付出還不被理解,只能藏起失意自己偷偷舔傷,他都想在她臉上寫個慘字了。

  「你今天怎麼老提曉寒?」楊仲齊察覺有異,敏銳地掃他幾眼。

  叔魏不是那種好奇心旺盛、對什麼事都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性子,怎會突然對曉寒的事如此感興趣?「你想起怎麼得罪她了嗎?」

  ……其實想出來了,但是不好說,畢竟仲齊哥現在身分有點尷尬……

  他呵呵乾笑。「只是覺得她這個人還滿有趣的啦,不像表面上那麼冷冰冰、硬邦邦。」也有很可愛的一面喔,可愛到讓人都快融化了,甜美又可口……

  不過仲齊哥不知道就算了,他現在也不怎麼想讓他知道虞曉寒的可愛了。

  咦,等等!楊叔魏瞇眼,湊近細瞧——

  「幹什麼啊你!」楊仲齊微向後仰,一掌推開那張探頭探腦的賊臉。

  「草莓耶——」仲齊哥也有一個給他種草莓的小可愛!像是看到什麼世界奇觀,捧頰驚嘆連連。

  「……」楊仲齊有些懊惱地伸手遮擋目光,這次位置太高,領子遮不住。「別說這玩意你身上沒有。」

  有啊。不過沒仲齊哥那顆種得好,他這個是新手上路,技巧還有待加強,87分不能再更高了。

  「哪時要帶回家給大家看看?」雖然曉寒很可憐,但他還是想看二堂嫂。

  「你是沒其他事可做了嗎?」楊仲齊抓來一份公文,逃避作答。

  「好啊,你不跟我說,我叫老哥來問。」就不信楊叔趙出馬,他還頂得住。

  「等一下!」楊仲齊妥協,鬆口道:「你不認識,時候到了我會帶回來,你別到處亂說話。」

  他比了個OK的手勢,想要的資訊也套到手了,心滿意足地吹口哨離去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雨後初晴*樓雨晴

樓雨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