車子駛在公路上,楊叔魏嘴上哼歌,眼底眉間盡是愉悅。

  坐在副駕的虞曉寒瞥他一眼。只是出來散散心而已,他會不會太開心了一點?

  這幾天,也真是憋壞他了。

  聽說(當然是聽他所說)她前腳才一走,柯志民隔天就向楊總施壓,力薦自己人頂招商部的職缺,被楊總以「事情還在查證階段」,皮笑肉不笑地把人請出來。

  目前柯董身邊的人,全都被楊總盯得死死的,只要透點風,非把局勢整個翻一遍不可,他在吞忍,等一個契機。

  這些楊叔魏不是不知道,可他功力沒楊仲齊強,他忍不了、吞不下,幾度鯁在喉間噎到快窒息,楊總朱筆一揮,准了他三天假,放他出來透透氣。

  加上周休,足足有五天假期,他立馬收拾行李,拉著她快樂出遊去。

  育幼院位於偏郊,錯落著古色古香的紅磚屋,他們到的時候,有幾個孩子在前頭那片青青草地上玩耍,見了她,直衝著喊曉寒姊姊。

  她先將行李放進房裡,大致帶他走了一圈解說環境,而後領著他去院長室,介紹給大家長,便直接放生他。

  楊叔魏也很能自得其樂,才半天工夫,育幼院上上下下都被他混熟了。

  他這人,最大的特色,就是再冷調慢熱的人,遇上他都能很快打成一片,變成自己人,傍晚時,孩子們都知道這個發養樂多的好人哥哥,人口一句阿魏哥哥——他死活不讓人喊叔叔,開玩笑,她是曉寒姊姊,他若是叔叔,那成什麼樣子了?

  唯獨有一個人,很不買他的帳。

  「曉陽,來——這是你的。」他摸出一罐養樂多,一臉拐小孩。

  對方顯然不大有意願給他拐,淡淡瞄了他一眼。「謝謝,我不喝那個。」

  這小孩!會不會太早熟?!

  態度不至於失禮,就是淡淡地,拉出距離,拒絕被收買。

  小大人什麼的,最討厭了!跟小時候的仲齊哥一樣!小孩就要有小孩的樣子啊,天真愚蠢活潑任性呆萌,都是可以被理解的嘛,裝什麼大人?童年沒多長,何必急著長大?

  從院長口中,得知曉陽是十年前的冬天,曉寒親手從育幼院門口抱進來的,連名字也是她取的,意指他是冬日裡,一抹珍貴的暖陽。

  幼年時,曉陽很黏她,每次她回來,一定跟前跟後當個小影子,姊姊長姊姊短地喊,跟她很親。

  如果是這樣,那他更加與這臭小孩槓上了。

  曉寒寶貝的弟弟就是他的弟弟,非拐到他親口喊聲姊夫不可!

 

  傍晚,楊叔魏一路找到廚房來。

  「需要我幫忙嗎?」

  虞曉寒回頭,指了指那堆高麗菜山。「那你切菜。」

  「沒問題!」他挽起袖子,壯志蓬勃。

  走近時見她拖出一大簍柳丁,正要上前幫忙,她一個使勁便提上流理槽,全動作一氣呵成,流暢俐落,簡直神力女超人!

  楊叔魏嘆為觀止,難怪她連搬家都不需要幫忙。

  沒他展現男子氣概的分,自己摸摸鼻子,回去握菜刀。

  在一旁當助手的虞曉陽,瞥了他一眼。「你這樣手會痠。」

  握刀、下刀的姿勢都不對,明天肯定手抖到連筆都握不住。

  被小孩當面吐槽,面子上有點掛不住,但他也不會硬要逞能。「好吧,那你來。」

  平常在廚房幫曉寒寶貝切切洗洗是情趣,現在是上百張口等著吃,他有自知之明,等他切完都變消夜了。

  既然叔叔沒練過,讓專業的來,別占空間妨礙人家做事,他去別的地方找戰場,縫補小小破碎的自尊心。

  虞曉陽見他刀子一擱,很乾脆地走人,回頭看看她。

  不會這樣就生氣了吧?

  虞曉寒搖搖頭。「沒事,他不會放在心上。」

  是嗎?他知道大人很容易惱羞成怒,有時明明知道別人說的是對的,也不一定能坦然接受。

  這個人,是姊第一次帶回來的人,可是他看不出來有哪裡好,連菜刀都不太會拿,就是個富家公子,雖然沒有高調顯擺,但有一種味道,那是出身良好的人才會有,很幽微地,他就是能敏銳地察覺出。

  「曉陽,你不喜歡他。」是肯定句,沒有疑問。

  「沒有討厭。」但也找不到喜歡的理由。

  虞曉寒審視了他好一會,才回頭繼續清洗水果。

  以為話題已告一段落,虞曉陽把絲瓜刨完,接著切高麗菜時,她才意味深長地說:「好惡擱在心裡頭就好,不必張揚於外。焉知哪一天,你不會被命運——或自己,倒打一靶,開始喜歡他。」

  會嗎?他有可能會喜歡這類的人嗎?

  他不是仇富,只是有些人站的地方高,看人的高度,也會高,雖然不是每個人都這樣,但他總是看到那種眼睛長在頭頂上的高傲人種,那種人,在育幼院裡太容易看到,因為人們踏進來,便已是高高在上的施予,少有人會用一樣的高度看待他們。

  可是姊姊,好像不這麼認為。

  他停下切菜的手,很認真、很認真地研究,她從未在提起一個人時,臉上出現那樣的表情,淡淡的,但有幾分藏不住的柔軟。

  所以……姊喜歡他?

創作者介紹

雨後初晴*樓雨晴

樓雨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