* 公告 *

樓雨晴個人誌→訂購處
查閱2016預購單無人款項

 

  翌日。

  一場會議開得冗長又疲憊,中午休息時間,兩人草草在樓下美食街吃了點東西。

  「妳先吃。」楊叔魏順手幫她將雞腿剔骨。

  虞曉寒也沒虧待他,挑揀餐盤內他偏好的食物,夾到他嘴邊。

  他張口吃掉,一邊接受餵食,一邊抱怨:「洪協理那個老番顛,浪費我的青春。」一個會議開下來,血壓都升高了。

  「好啦,別生氣,我再想辦法說服他。」

  他哼哼嘰嘰了兩聲,將肉撥到她餐盤,啃起雞骨頭。見她目光落在他身後,他順著看過去,對方步履有些遲疑,似是拿不定主意要不要走過來。

  他放下雞骨頭,接過曉寒遞來的紙巾擦擦手,站起身。「有事嗎?」

  雖然在虞曉寒眼裡,形象早就大崩壞,但在外人面前,還是挺人模人樣的。

  「沒、沒什麼事……」女人走上前,彎身鞠了個躬。「昨天,謝謝總監。」

  只是遇到了,想過來道聲謝。

  「那沒什麼。」今天看起來沒那麼狼狽了,仔細上過的妝容將臉上瘀傷遮掩住,一整個端麗秀緻的美人胚。

  他看了一眼名牌,那個沒在他腦海停留超過一晚的名字,田湘琪。「希望妳的事情能早日解決,田小姐。」

  「謝謝……」感覺到自己的存在有點多餘,打擾了小倆口的獨處時光,田湘琪拿捏好時機,趕緊退場。

  臨去前,再悄悄回瞥那頭一眼。男人已將目光收回,專心注視他眼前,那與他共餐的佳人。

  就是這種微妙感,好似在他們眼裡、身邊,任何一絲絲雜音的插足,都是突兀且不識相的。

  剛剛在遠處,看著這兩人的互動,男人體貼的照料、女人溫淺的柔情,那是一種不刻意營造,相知相惜的契合。

  她從來、從來不曾擁有過這樣的感情,不曾有人,如此專一地凝視她,目光從不在別的女人身上,多浪費一秒。

  她真的……很羨慕。

  一人一款命,她沒有虞經理幸運,能遇到那麼好的男人,感情路走來,只有遍體鱗傷,不曾被如此呵護憐惜過。

  如果,她也能擁有這樣一段感情,多好……

 

                *       *

 

  假日加班,已經是很悲情的事了,加完班,車子才開出停車場,就看到浪費地球空間的垃圾在當街洗劫婦女,心情很難太好。

  外頭下著大雨,田湘琪頹然跌坐在雨幕中。

  楊叔魏靠邊停車,撐起傘走向她。

  她茫茫然回神,仰首望他。「楊總監……」

  「來——」

  看著朝她伸來的大掌,一瞬間,淚水決堤,淹沒了不知是雨是淚的清麗臉容。

  路上來來往往的行人,避雨、避事,就是沒有一個人停下腳步主持正義,只有他,是唯一那個向她伸出手來,拉她一把的人。

  他的手……好大,好暖。

  有那麼一瞬間,她想握牢,不願放開。

  楊叔魏替她打開車門,她遲疑了下。「會弄髒你的車……」

  「沒關係。」車是死物,怎麼會比活人還重要?

  進到車內,翻出置物箱裡的乾毛巾。「先擦一擦。」

  她沒有動,手中緊緊握著毛巾,眼淚滴滴答答地掉。

  「我剛剛錄影了。」雖然只來得及拍到尾巴,但也足夠證明她被當街洗劫。

  田湘琪揚睫望去,一臉茫然。

  「我是說,如果有需要,我可以送妳去警局報案。」軟飯吃成這樣,他同為男人都覺得丟臉。

  「要,我要去!」她受夠了。

  於是,他聽懂了,開車送她去警局。

  雖然報了案,這類小案子多半會被當成夫妻間的家務事給冷處理掉,但總是一個由頭,如果她有心想擺脫這樁婚姻的話。

  後來,他替田湘琪介紹律師,打離婚官司。

  這一打,前前後後近一年,他出庭了幾次,替她證明她在婚姻裡受到的暴力與壓迫,還被那男人反咬他與田湘琪有染,藉職務之便暗度陳倉,曖昧已久,威脅要告他妨礙家庭,簡直莫名其妙到了極點。

  田湘琪對他感到很抱歉,明明是好意幫她,卻反害他惹得一身腥。

  「無所謂。」他不是很在乎。反正對方也知道這是子虛烏有的事,只是想在這當中把自己的立場站穩受害者位置,他要敢告,也得有接妨害名譽官司的準備,他楊五爺的名聲不是誰都能污的。

  虞曉寒後來,若有所思地對他說:「你不覺得……你做得太多了嗎?」

  「妳想說什麼?」他直覺,她有話沒說出口。

  「你,並不是她的誰。」

  這句話——有點解密失敗。

  他好像聽懂了,又不太懂。

  她說的,應該不僅僅是字面上的意思,但是都做到這當口了,要他抽手不管嗎?

  一個女人的後半生,也許可以因此解脫,海闊天空活出全新的自己,而他能做得到,為什麼不去伸這個援手呢?

  是,這件事確實有給他帶來困擾,人言可畏,何況一整個公司那麼多張嘴,背後不會沒有人談論,但是他一時的困擾,可以換一個女人半輩子的自由啊。

  他無法解讀的是,曉寒也是個心軟的人,換作是她,她一定也會做跟他一樣的事,可是為何……總覺她沒有很贊同?

  一直到現在,她都沒有明確地表態過她反對,但這也不代表她就是贊成的。似乎一直以來,他想做的事,她從不曾真正去阻止過,就像當初小陳的事,她明知對自己不利,還是選擇挺他,所以他也弄不太懂,她究竟是支持?還是不支持?

  他其實……不太摸得懂她的想法。

  在田湘琪丈夫有意散播的謠言之下,一開始他聽到,怕她誤會,回來趕緊向她解釋,她淡淡地說:「我知道。」

  最初他覺得,她相信他。

  後來,他也就沒再刻意向她澄清什麼,因為她的反應(其實就是沒反應)讓他覺得連解釋都不太需要。

  雖然……這讓他莫名地有點小落寞。

  偶爾吃一點小醋也好嘛,膨脹一下他的男性虛榮啊。

  這是不是老夫老妻的缺點?感覺好像被放生了。

  信任的另一面,是不是就叫滿不在乎?

  他不願意這樣想,但念頭一起,無論如何抹除,總有一絲餘燼盤旋在心底深處,揮之不去……

 

==========

免費試閱的部分大致到這裡

後兩章為收費章節,可至POPO原創市集付費觀看

三篇番外及加映場的曉陽vs婭婭篇,則為實體書限定

以上,謝謝收看^_^

 

 


創作者介紹

雨後初晴*樓雨晴

樓雨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Ruru
  • 啊啊啊 好期待接下來的劇情~~
    只好咬著棉被等著書寄來!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