趙之鴻夫妻的招,簡單,卻也惡毒。

  要讓一個女人乖乖被擺布,最能掐住她軟肋的,就是名聲與清白。

  而這個局,還是大嫂一手布的,用的是她娘家的自己人。

  逼姦弟媳,真夠狠了。即便江晚照不受脅迫,他們也能反咬她自己耐不住寂寞,能使的後招太多了,到頭來,百口莫辯的永遠是女人,她完全沒得選擇。

  只有女人,才最瞭解女人的痛點,大嫂對這個痛點,倒是毫不留情地狠踩。

  他沒想到趙之鴻會用這損招,但轉念一想,他又有什麼資格說別人?

  沿路闖了數不清的紅燈,超速罰單不知被拍了幾張,以他所能及的最快速度趕至飯店,才用趙之鴻那支手機發訊問:「幾號房?

  來的路上,他什麼也沒說,保持靜默才是最正確的做法,這支手機是她最後的保命符,若讓對方察覺一絲絲苗頭不對而斷了線索,那他也愛莫能助了。

  江晚照,我盡力了。

  若來不及,就是她的命。

  對方不知是否察覺有異,謹慎地回傳一句:「我辦事,你放心!

  「我人已經來了,總要『驗收』一下再走。」

  對方回聲「嘿嘿」!再道:「我懂我懂!1037號房,讓你先,我不會跟大嫂說的。

  趙之寒站在電梯口,讀訊立刻上樓。

  房門一開,不待對方反應,一腳踹了上去,勁道之狠,衣衫不整的男人被踹回房內,撞倒茶几,倒臥在一地狼藉中,痛得起不了身。

  他輕緩無比地吐聲:「你要不要先確定,我會不會跟警察說?」

  男人暈了暈,好一會才發出聲音:「你、你是……」

  他一秒迅速掃視房內,定在凌亂床鋪上,再轉回時,寒眸微瞇。

  「讓您見笑了,這種家務事,我們可以自己關起門來解決,就不勞煩外人費心了。」一把拎起對方胳臂,像拎一袋垃圾似地往門外丟,而後——砰!重重甩上房門。

  喔,對了。

  房門很快又開啟,抄走對方猶握在掌中的手機。「今天的事,我就當沒發生,畢竟鬧大了,難免讓人笑話我們家教不嚴,你最好管牢自己的嘴巴,若是驚動趙老親自出面教你怎麼做人,只怕大家都臉上無光。」

  砰!房門二度關上,這次,沒再打開。

  趙之寒回眸,審視床上昏睡的女子。髮絲散亂、春光盡洩、臉上有傷……狼狽到他都不忍直視。

  不忍?他自嘲,原來自己體內,還有惻隱之心這種東西的存在。

  拉來被子遮掩裸軀,長指順勢拂開貼在臉上的長髮,觸著一抹濕黏。

  那是血。

  順著髮際線滑落,源頭,是左額一道血口子。

  指腹一燙,他縮手,恍了恍神,那一瞬間,宛如時空交錯,重疊了現在、與過去……

  他閉上眼,深吸一口氣,強迫意緒抽離,木然地起身撥打飯店內線的客房服務:「麻煩幫我送醫藥箱過來。」

  親自處理完她額上的傷口,他坐在床邊檢視手機裡的資料,將照片一張、一張刪除,刪了幾張後,耐性頓失,索性整個資料匣全刪了。

  回看更早之前的訊息,這局布得出乎他意料的早,從趙之恆喪禮時就開始,以她亡夫故友的身分接觸,偶爾傳來訊息,分享趙之恆年少時的舊事與照片,讓她沒有過多的防備。

  真諷刺,她慎防趙家每一個,對外卻反而沒那麼深的戒心。

  他們以趙之恆為餌,難怪她會中招,扯到丈夫,她怎麼可能不掉坑?

  傻女人。

  他始終坐在一旁,靜靜注視著她,時間過去多久,他沒有留意,等著她,由黑暗中走出來,睜開眼眸——

  第一眼,看見他。

  但他想,那對她而言應該不是什麼好事,現實有時比夢境更可怕,他看著她,眼底從空茫、到迎入他的影像、而後凝聚恐慌——

  「走開!」肢體本能地發顫,而後抗拒。「走開……」

  「江晚照!」他沒多想,出手壓制。「妳冷——」

  「走開、走開、走開……」殘留在腦海裡的最後一抹意識,讓她發了瘋的反抗、掙扎,因為她知道,一旦放棄,等待她的就是萬丈深淵,會將她撕得粉身碎骨。

  「江晚照!」制不住她的拳打腳踢,他傾身壓住她躁動的肢體。

  啪!

  她一巴掌揮了過去。「你渾蛋!」

==================

硬要斷在這裡

一切純屬作者的惡趣味XD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樓雨晴 的頭像
樓雨晴

雨後初晴*樓雨晴

樓雨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