* 公告 *

樓雨晴個人誌→訂購處
查閱2016預購單無人款項

 

   打開門,看見外頭的人,江晚照難掩訝異。

  「你怎麼來了?」他從來沒有這麼晚來找過她。

  趙之寒倚在門邊,倦意深深。「可不可以,收留我一晚?」

  她警覺。「發生什麼事了?」

  「沒有。」

  「可是你額頭腫一塊。」紅得很明顯。

  「剛剛發生一點小車禍。」他淡淡帶過。

  「你酒駕?」傾前嗅了嗅,沒有酒味。「還是疲勞駕駛?」他整個人看起來,像是累得連說句話都耗盡氣力。

  「沒有。」她不喜歡,說過很多遍了,他早就不喝,應酬也儘量不碰。「什麼事都沒有,只要讓我好好睡一覺就行了。」

  在這裡,他才能鬆懈下來,好好休息。睡醒以後,他就有體力,去面對那些烏煙瘴氣的事。「可以嗎?」

  她沒說話,側過身讓他進屋。

  「謝謝。」

  怕他夜裡會冷,江晚照抱來一床被子,不過才轉個身,再回客房時他斜趴在床上,已經睡得不省人事,連枕頭都沒沾到。

  他今天真的不大對勁,從來沒看過他這個樣子,像是格外地……脆弱。

  她鋪好被子,讓他睡得安穩些,在床頭留了盞小燈,安靜地退出客房。想到額頭那片紅腫,走到一半又繞進廚房,找出冰袋幫他冰敷。

  冰敷過了、藥膏也搽了,他睡得很好,然而這一晚,卻換她失眠了。

  不知怎地,總覺心不踏實。

  凌晨兩點,她翻身坐起,決定再去看一次,確定他沒事,她就回來睡覺!

  就著床頭的小燈,她輕輕走近。

  睡著時的他,容色寧然,沒了那些城府與心計,看起來就像個溫和無害的大孩子。

  拂開垂落在前額的髮絲,本想察看稍早的紅腫,指尖意外渡來的熱度,令她迅速將掌心平貼在他額頭,不用體溫計,就能判斷這溫度不尋常。

  她嚇壞了,趕緊去拿保健箱,翻出退熱貼與酒精。退熱貼貼在他額頭上,酒精倒入臉盆兌了水,用毛巾泡濕,每隔十五分鐘,反覆幫他擦拭身體降溫。

  她甚至沒有花多餘的時間思考,照顧病人是她這輩子最常做的事,這些動作她太熟悉、太順手。

  凌晨三點,那熱得燙手的溫度,總算降下來。

  她終於知道,那股說不出來的異樣感覺是什麼,原來是生病了。在最虛弱的時候,他沒有銅牆鐵壁,撐不起剛強骨架,回到那座令人失溫的無底深淵。

  開門時,她明明就看見了,看見他眼裡的無助,看見那些包裹在冷硬石牆內的軟弱,她只是假裝讓自己看不見,假裝不知道,就不會愧疚。

  掌心撫過他頭臉,觸著一手的汗,他看起來睡得極不安穩,眉心深蹙,不曉得夢見了什麼,痛苦地囈語幾句聽不懂的氣音。

  「趙之寒。」她輕輕喊。

  「……」

  「你說什麼?」她傾身,細聽他究竟要什麼。

  「……媽媽。」無盡痛楚,用盡一身力氣,也喊不出聲音來,因為喊了,也無人回應。

  伸出手,擁抱半夢半醒間,虛幻的滿足與想像。

  江晚照怔怔然,任他環抱。

 

  這孩子其實也是可憐。

  但明白是一回事,情感上哪能如此理智?

  靜玢不甘心,埋怨這孩子,冷待他。

 

  是不是,一開始他也愛過,真心想把趙夫人當成自己的母親,想親近、想討抱,卻一次次被撥開手,最終,連一聲媽媽,都痛得喊不出口。

  他跟趙之恆與趙之航,終究不一樣,也永遠不會一樣。

  要一個七歲的孩子認清這點,提前長大,是何其殘忍的事。他沒有媽媽,沒有人可以撒嬌纏抱。

  以前,之恆每每提到他,語氣總是藏著莫名的複雜情感,那時,他是她心裡的瘡疤,她也逃避去碰觸與他相關的話題,不曾細究,如今想來,多少能理解幾分之恆對他難以言說的虧欠。

  那是他的弟弟,這個弟弟沒有做錯什麼,可是他沒有對他釋出過善意。

  他們都知道,那是母親心裡的痛,母親對他疏離,當兒子的必然會顧慮母親的心情,不與他親近,無論是之恆、還是之航,大哥和之驊就更不用說了。

  小小的男孩,被孤立在只有他的小房間裡,寂靜而無聲,一個人長大。

  心房莫名地悸疼,她沒有那麼狠,她使不出勁,再推開他一次。

  她伸出手,輕輕環抱,溫柔撫摸他的髮,給夢裡那個孤獨憂傷的小男孩,一記遲來的疼惜擁抱。

 

  反覆照看一夜,天將亮時,江晚照不敵倦意,沉沉睡去。

  陽光,透過半掩的窗紗灑了進來,趙之寒醒時,身側躺了個人,纖細掌心擱在他胸口、接近心臟的那個位置,安撫般,平貼著。

  那讓他產生一種,恍似守護的錯覺。

  他的目光,移向散置桌面的保健箱、溫度計、冰敷袋、水盆、毛巾……再到那張倦累熟睡的臉龐。

  清晨柔和的白光,在她臉上輕盈跳躍,這畫面看起來真溫暖,暖得——他不由自主,伸手去碰觸。

  她似乎真的累了,完全沒醒來,低噥一聲,皺皺鼻,蹭了蹭柔暖絲被,又陷入更深沉的睡眠中。

  他沒讓指尖流連在溫潤面頰上太久,很快地收回手,重整思緒。

  悄然起身,將她睡著仍牢握在手中的毛巾抽出,擱回臉盆裡,回身,深深看她一眼。

  「謝謝妳的收留。」

  一覺醒來,養足精神,他有足夠的力氣,再重回戰場。

  她照護他一夜,他會用盡全力,照護她一生無虞,讓她感到值得。

  挺直腰桿,他頭也不回地離開。

  

=================

小小寒好可憐
從這一段之後,我有默默反省了一下自己對他太後媽
但反省完......還是繼續把他往死裡虐XDDD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樓雨晴 的頭像
樓雨晴

雨後初晴*樓雨晴

樓雨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訪客
  • 小小寒還是來我懷抱吧,我絕對會好好愛你的(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