假日午後,陽光透過枝葉,稀疏篩落周身。

  趙之寒瞇著眼做日光浴,懶洋洋不想動。

  他喜歡在院子裡午睡,那時跟她一起挑選、搭這個藤編吊椅時,並沒料想到,日後使用次數最多的人會是他。

  半小時前,她來過一次,探手摸摸他被陽光曬得煦暖的臉頰,在小几上擱了保溫杯,沒吵醒他。

  他也沒睡著,他不容易入睡,住到她這裡以後,他才知道自己原來喜歡曬太陽,那讓他的身體,不再總是冷涼。

  或許跟這陣子的食補也有一點關係,她說他底子虛涼,小時候沒有補好,可以慢慢調理,只是時間會長一點。

  貪了一小會懶,他坐直身,取來一旁的保溫杯,旋開瓶蓋嗅了嗅。今天的有點紅棗味,看得到飄浮在上頭小小顆、紅豔豔的枸杞,其他還有什麼成分,他也懶得去分析,湊上唇小啜了一口——

  味道還不錯,溫度適中,比起昨天那杯一嘴菜味的精力湯好喝多了,於是他一口氣喝掉大半杯。

  身體由裡到外都暖了,他伸伸懶腰,決定起來走動走動。

  中午吃飯時,她交代今天有貨要寄。

  撈起擱在玄關的紙盒,左手兩個,右手夾一個,穿著拖鞋慢慢步行往超商走去。

  這是他後來,多分配到的任務。她說適量的運動有助身體健康,而且蟑螂太少了,又不是天天都有得打,所以他沒有抗辯地領下這項額外追加的跑腿雜務。

  「趙先生,今天也來幫你太太寄貨啊。」小區附近就這一家超商,多來幾次店員都認得了,會親切地同他打招呼。

  他淡淡頷首,沒多解釋什麼,自行到機臺前列印寄件單。

  以前沒接觸過這玩意兒,江晚照親自帶他走一次流程,實地操作過一回之後,就默默變成他的工作了。

  到櫃檯交寄完貨品,再順道領回一包她網購的物品。

  店員之所以會知道他姓趙,是因為超商取貨實名制度的緣故,她後來完全明目張膽,網購時取件人都直接寫他的名字,他掏身分證取貨已經掏得很順手。

  剛開始那一回,他寄完貨,被告知江小姐剛好有一件到店的物品,問他要不要順便領?

  他打電話回去問,她說:「啊,有有有!上禮拜買了幾本書,你順便幫我領回來。」

  因此連店員都知道,那個腦波太弱、容易手滑的人,並不是他。

  簽收完商品,走出店門時,背後店員細碎的交談聲、夾雜在自動門開啟的音樂聲中,模糊地飄進耳畔:「……真的是暖男耶。」

  暖男?

  哪裡暖?他對外人很慢熱,甚至是不太搭理,為什麼這樣還會有人覺得他暖?

  很新鮮的詞,不曾被套用在他身上過,有些莫名所以。

  這條回家的路不長,最多十分鐘可以走完,但他喜歡慢慢走,踩著夕陽的餘暉,到達家門口時,會聞到米飯蒸熟的淡淡香氣。

  黃粱一夢。

  他腦海常會不自覺,浮現這句話。但他希望,這個夢能久一點,不要太快醒。

  腰腹上的傷,早就結痂,他銷假回公司上班,但是下了班,還是本能地回到這裡來,車程並不近,每天來回要花一個半小時在開車上,但她沒開口趕他,他就厚著臉皮裝死,賴著不走。

  今天的晚餐,有涼拌木耳、鹹蛋苦瓜、蘆筍炒蝦仁、清蒸鱈魚,還有一鍋蓮子排骨湯。

  他們家的三餐偏清淡,而且養生,他都快可以背出那些食材的功用了,像最近每天都會看到的蓮子,據說功用是滋脾益腎;木耳補血益氣;苦瓜則是清熱解毒、防癌降血糖……

  他在吃飯時,想起剛才領回的包裹。「妳最近又買了什麼?」

  「啊。」她想起來了。「壁燈啦。走道的壁燈前兩天不是壞掉了嗎?我在網路上看到一個壁燈,超級無敵漂亮,你等一下吃完飯記得去換。」

  他淡淡點頭,接下臨時水電工的任務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樓雨晴 的頭像
樓雨晴

雨後初晴*樓雨晴

樓雨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