保險起見,趙之荷親自押他到醫院掛號檢查,結果醫生說的還真與他一模一樣,沒有內傷,全都是皮肉傷。

  護士搽完藥就走了,讓他在候診區稍作休息。

  趙之 領完藥回來,微側著身、支額仰靠在椅背上閉目養神的他,撐起眸朝她望來,眼底的疲憊一掃而空,讓她懷疑,那一瞬間的倦意深深是不是自己眼花的錯覺。

  「就跟妳說沒事妳偏不信,硬要拉我過來,浪費醫療資源,害我沒買到手工布丁……」整個開啟碎念模式。

  果然是眼花,他有活力得很。

  她力持鎮定,很忍耐地壓抑聲音:「你可以安靜一點嗎?」

  他低低輕笑,完全不介意她的晚娘臉。「好吧,不然來聊聊,妳找我什麼事?」

  「你知道我找你?」這麼神機妙算?

  「不然呢?」他好笑道。人都下停車場了,又專程上來一趟,不是回頭找他,難不成閒來沒事維持公司附近的治安?

  「如果妳是要問協辦光輝裁撤的事,我只能說,處理這件事的時候,多花點心思,以後用得上的。」他婉轉暗示。

  真是他?!

  證實了心中猜測,反而五味雜陳,滋味難分。

  余善謀審視她繃著俏臉悶不吭聲的神情。「拋掉多餘的清高身段,妳現在最不需要的,就是這個。」他並不想改變她,只是以她現在的處境,想得太多只是自尋煩惱。

  「我只是……」很不喜歡這種感覺。為員工做最好的安排,本來就是她分內該做的事,如今卻要收買人心,處心積慮盤算自己能由這當中得到什麼,那種每走一步都有目的性的感覺……她不喜歡那樣的自己。

  「妳還沒醒嗎?趙之荷。」他斂容,凝目道:「妳爸把妳放在人事部,這些年來從不讓妳接觸公司營運及財務,妳還看不懂?」

  他倒是看得清清楚楚了。

  「妳能力真有比妳哥哥們差嗎?他若有心要栽培妳,隨便放個機會磨磨妳,今天的妳不會被邊緣化。但是他沒有,寧可讓趙順那個老廢物敗掉光輝、寧可讓趙之鴻那阿斗一個建案燒掉兩億七仟萬也不願意考慮妳。這是為什麼?難道妳不姓趙、不是他的孩子嗎?不,那是因為妳的子子孫孫不姓趙,而他要的是『趙氏』的萬年基業——」

  「夠了。」她冷著臉,打斷他。

  余善謀置若罔聞,逕自說下去:「所以他可以拿妳當籌碼來買我的忠心,為趙氏開疆拓土。妳不趁現在建立自己的人脈資源,還想等到什麼時候?等妳爸良心發現?別傻了,那個隨隨便便就能賣了女兒的老混蛋,指望他還不如自力救濟比較快。」

  實話很殘忍,說這些只會讓她更討厭他,偏他骨子裡就是犯賤,不吐不快。

  果然,迎來她忿忿的瞪視,有一度他都覺得她拳頭快揮過來了。

  他這張嘴真的很顧人怨,有時戲謔地沒個正經,有時又字字犀利、句句見血到殘忍的地步,讓她素來端莊得體的應對,時時被他激到破功邊緣……

  他還是病號,不宜再加重災情。趙之荷勉強還有一點理智,深吸一口氣,自己到走到窗邊整理情緒。

  讓她冷靜一下也好,她總會想通的。

  有趙恭那樣無情涼薄的父親,她可以傷、可以痛,但是哭完總要醒過來,沒有人保護她,她就只能自保。

  他適時打住,沒再窮追猛打,再多說一個字,怕是真要挨拳頭了。

  過了好一會,她調適好心情,平靜地走回來,神容看來已與往常無二。

  這個驕傲的大小姐,不會容許旁人看見她的脆弱。

  「你想做什麼?」

  這是她的妥協,他聽懂了。

  「裁掉光輝,壯大日昇,然後讓它成為妳的。」他很乾脆地給出答案。

  「你說得簡單。」三言兩語,可是要辦到那得多難?誠如他所言,父親不會給她這個機會。

  「可以。我們一步步慢慢來。接下來光輝近三分之二的員工都會流向日昇營造,後續的擴編事宜,或多或少會有用得到妳的地方,至於能夠多深入,就看妳的本事了,地盤先踩熟,往後不愁沒機會落地生根。」

  他一派從容,顯然這事已在心中反覆思慮、琢磨許久。

  是不是,這所有的事情,都在他的掌握之中?

  這一刻,她甚至忍不住要想,就算她今天拒絕了他,結果也不會有所不同。

  他早就布好局,無論她給他什麼樣的答案,都不會改變事情發展的軌跡,從他計劃裁掉光輝……不對,應該更早,或許在公司的周年酒會上,從見到她的那一眼,他就已經作好決定了。

  所以來到她身邊,裁掉光輝,作為她壯大的養分,一步步為她掙出一席安身之地。

  他說,一見鍾情。

  他說,他是為她而來。

  實在不該把這人想像得太美好,但這瞬間,她居然荒繆地感受到一絲,他想守護她的心意。

  那種三分輕浮、七分更似謔言的調戲,誰當真誰蠢蛋。

  「如果,我說我反悔了?」她試探性地,問道。

  「不是吧?趙經理,妳這樣很不大器。任何不以買賣意向為前提的試吃,都是耍流氓,妳知道吧?」她有這麼奧客?

  「……」

  「我就說!趙家真沒一個好人,父不慈、子不孝、女兒出爾反爾調戲別人、叔叔一個不高興就拿別人當沙包練拳頭,害我沒吃到手工布丁,一屋子流氓……」

  到底誰在調戲誰?

  趙之荷忍無可忍,一掌拍在塑膠椅面上,打斷他的碎念——

  「你到底對手工布丁有多深的執念?!」一路唸唸唸,唸到她火都起來了。

  「……」是還滿深的。「因為他們家老闆很任性,一個不高興就十天半月不做生意,買他們的東西還得看機緣,而且每日限量——」

  她面無表情重複:「我知道。每日限量、要排隊,太晚買不到。」

  「……欸。」這句說過了嗎?好吧,好像真的有一點碎念,他小小反省了一下。「就算說過了妳也不用那麼生氣,畢竟出爾反爾、又害我沒吃到手工布丁的人是妳……」

  好,夠了,到此為止。

  趙之荷站起身,腰桿直挺挺地走出去,果斷地決定放生這尾傷患,再也不想從他口中聽到任何一句關於手工布丁的抱怨!

  反正他好得很,滿腦子只有吃的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樓雨晴 的頭像
樓雨晴

雨後初晴*樓雨晴

樓雨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