隔天早上,余善謀準時踏入辦公室,桌上擱著一物,下方壓了紙條。

  我、不、是、流、氓!

  她昨晚真的又跑回來,幫他買手工布丁?!

  雖然看起來,是想堵他的嘴的成分居多。

  他雙肩顫動,支額低低地、悶悶地笑,最終沒忍住,愈笑愈大聲……

  她真的,好可愛。

  照慣例送杯泡好的黑咖啡的助理,推開門走來。「余顧問是發生什麼好事了嗎?」一早看起來心情很好。

  他好不容易止住笑,仰起頭——

  「呃,看起來不太好。」助理瞬間改口。

  臉上有些傷,經過一晚轉為青紫,看上去有些可怕,但其實沒那麼痛。

  「不會呀,我覺得還不錯。」再好不過了。

  一上午,又拜讀完一筆趙之鴻的燒錢史,他嬌弱的心臟有點不堪負荷,溜到茶水間偷個懶,吃吃甜點撫慰他受創的心靈。

  說實在的,這偌大的企業要是真交到趙之鴻手上,敗光是早晚的事。這人跟趙順一樣,不是那塊料,守成有餘,前瞻性不足,無法因應巿場變化,產業結構一改變,第一個被淘汱的就是這種人。

  如今看來,真正值得關注的,也只剩趙之驊與趙之寒。

  甜點吃到一半,趙之荷剛好進來。

  「嗨。」他帶笑打了聲招呼。「中午要一起吃飯嗎?」

  她步伐先是一頓,走到飲水機裝熱水,放入茶包。

  沉吟了下,她謹慎地啟口:「你知道……這不代表什麼。」這點,一定要說清楚,以免他會錯意。

  他靜了靜。

  「除了實質的經濟報酬,別的我不能承諾你。」她不會拿自己,作任何的交換,無論是有形或無形的。

  非得在這時說這個嗎?真殺風景。

  「嗯,我知道。」他淺笑,將最後一口布丁抿進唇心,趁它還嚐得出甜味,連著笑意一同嚥下腹,偏頭眺看窗外湛湛晴空。「我什麼時候可以搬過去?」

  「我只剩書房。」她還在做最後掙扎。

  「我說過,我哪裡都可以睡。」

  「……下禮拜。我先買張單人床。」

  他假裝讓自己無視,她的勉為其難。

  真要流氓起來,她又哪裡是他的對手?即便是強賴來的。

  「好吧,既然沒人陪我吃午餐,我自己吃。」將吃完布丁的空瓶投入回收箱,優雅地從她身邊走開。「祝妳用餐愉快。」

  此後,識相地不曾再向她提出過午餐邀約。

  一次都沒有。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

再次被打槍的男主

(幫哭QAQ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樓雨晴 的頭像
樓雨晴

雨後初晴*樓雨晴

樓雨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