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余家兄妹吃完中餐,步行回到余家門口,她沒有應邀入內,在門口道別。

  小男孩有些怕生,躲在余善謀身後,露出兩顆靈活的大眼睛瞧她,輕輕揮了一下手,怯怯地說:「阿姨再見。」

  她淺淺揚唇。「再見。」

  余善謀看了頗不是滋味。

  小舞邀她吃飯就去吃、皓皓對她笑她就笑,他呢?只會被擺臉色,她對隨便一個老弱婦孺,表情都比對他還要柔軟!她壓根沒對他笑過吧?對吧?對吧?!

  用力回想一下,還真的完全沒有。

  內心嘆氣,很認命自己被擺進塵埃裡的地位。「真的不用我送妳?」

  「不用。你留在家裡陪小孩。」才剛說完,包包裡的訊息聲響起,她順手撈出來,點開。

  是余善舞傳來的。

  她只看了一眼,立刻反手蓋住螢幕。

  余善謀狐疑地瞥她。「妳幹麼?」表情那麼虛,分明有鬼。

  直覺回首,順著她的視線,看到屋內的余善舞,在窗邊跟她揮手。

  「妳們在搞什麼?」他很有被陷害的自覺,只是不曉得,那小妮子到底坑了他什麼。

  「沒事。」她揮手趕人。「你快進去。」

  余善謀輕笑。「不用那麼緊張。」他不會那麼沒風度,硬要一探究竟。

  他堅持要看她上車,目送她離開,直到看不見車身,才轉身進屋。

  趙之荷一直到離開余家一段距離,才靠邊停車,拿出手機細讀。

  

  信守承諾,傳給妳看。

 

  附圖是接連好幾張的書法字,有行書、有草書、有楷書……字體或蒼勁俊拔、或豪情寫意、或俊逸端秀……

  他真的會,還寫了一手好字。

 

  本來還想不通他哪根筋不對,埋頭寫了一早上。

 

  丟出一張沉思的表情圖,接著補上:「我是悟了,妳呢?」

  她也悟了。

  一篇篇的「愛蓮說」,沒瞎的都悟了。

  予獨愛蓮之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漣而不妖……

  這分明是情書。

  為什麼連好好的文人志節、國中課本必讀文,他都可以拿來告白,還有什麼是他不行的?

  被同一個男人告白了這麼多次,各種形式、無時無刻、認真的、戲謔的、她看得見的、看不見的……他總是一遍又一遍地說,她向來淡定以對,可是為什麼剛才那一瞬間……會生出幾分窘意,下意識就做出遮掩行為了?

  或許,是真正聽進耳了,明白他說的喜歡,是真的喜歡,真正把告白當告白看待,而不是雄性動物散發過剩荷爾蒙的求偶花招。

 

  蓮,花之君子者也。

 

  目光定在字帖上,其中一行字,想起他說「我很清楚自己眼裡賞的那朵君子花」——

  莫名地,不覺耳根微熱。

 

=============

愛蓮說其實是一篇把妹文(誤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樓雨晴 的頭像
樓雨晴

雨後初晴*樓雨晴

樓雨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