來時很炸毛,走時每根毛都被摸得順順妥妥。

  雖然跟兄長談過以後,氣已經消了大半,不過前一天場子鬧得那麼僵,一時也拉不下身段當沒事。

  本來前一天約好,他要買一家超好吃的鮭魚便當,不過現在在吵架,吵架的人是不會快快樂樂一起吃飯的。

  猶豫了一陣,有點小賭氣,中午就沒上天臺赴每日的午餐之約。

  後來小陳來找他,說是虞經理有來找他談過。

  「對不起,老大,我的事造成你這麼大的困擾。」

  「不要這樣說,我也做不了什麼。」自己的人保不住,還要屬下忍氣吞聲,顧全大局,顯得他這個主管很無能。

  「我們這裡也有不對,虞經理已經很費心了,我們這頭沒有任何怨言。不管最後虞經理怎麼安排,我們都接受。」

  楊叔魏後來也去查過客服部的資料,是有幾張客訴單,假日時排隊人潮壅塞,造成動線不暢,有些來客小有微詞,多少影響到周邊櫃位,這大概就是哥和曉寒不約而同說,鬧下去不見得討得了好的原因。

  雖說這也不是小陳他們的錯,但真要雞蛋裡挑骨頭,不愁沒碴找。

  準備了一整天,腦內小劇場再沙盤推演一下,楊叔魏覺得,自己已經想妥了臺詞,下班前狀似很不經意地繞到招商部,想說丟個水球過去,對方如果買帳,就順著臺階下來吧……

  行經會客室時,聽見裡頭傳出爭執聲,他一時好奇,止了步。

  「叫你們主管過來!」客人一怒,拍桌。

  「我就是主管。」虞曉寒面容鎮定,波瀾不興地回道。

  「女人能成什麼事,我不跟沒見識的女人談,叫妳的上司來!」

  「整個招商事宜由我統籌管理。吳先生,目前我們婦幼館真的沒有空置的櫃位能安插給您了。」意思就是,你盧死我,還是沒有。

  「妳聽不懂人話是不是?我要跟妳上司談!」

  到底誰聽不懂人話?楊叔魏短暫接收了一下鬼打牆對白,不由好笑。

  「咳!」他清清喉嚨,決定上場結束這段地球與冥王星人的對談,製造完美求和時機。「發生什麼事了嗎?」

  她目光望了過來。

  那位住在冥王星的吳先生睥睨地瞥他一眼。「你是主管?」

  「嗯——」楊叔魏沉吟了下,用對方的冥王星邏輯回答:「職位應該不比她小。」

  不比她小,那就是比她大!吳先生自動演繹。

  「那你來!」對方很快決定,就是他了!一掌粗魯地將虞曉寒推開,她沒站妥,踉蹌了下,腰際撞到會議桌邊角,疼痛地瞳眸微縮。

  楊叔魏瞇起眼,瞬間感到非常不爽!她是你可以這麼粗魯對待的嗎?!

  「我是你們公司的股東,需要一個櫃位,你來安排!」

  要櫃位是吧?有也不給你!

  楊叔魏揚唇,非常和氣生財地笑了。「吳先生,您沒聽我們虞經理說的嗎?她才是招商部作主的人,她說沒有,那就是真的沒有,抱歉了。」

  「我是你們的股東!」

  聽見了。是要重複幾次?

  他伸手,指了指自己鼻子。「容我正式介紹一下,敝姓楊,豐禾百貨我們家持有超過半數的股份。但是昨天,我不過想爭取個小小、小小的櫃位,她,嚴正地拒絕了我。」

  頓點了一下,狀似無奈地長嘆一口氣。「沒辦法,我們家曉寒就是這樣,公正無私,連我的帳都不買,你說,我要怎麼幫你?」

  她目光定定地望住他,似在研究,這當中有無一絲嘲諷或針對她而來的怨懣。

  看什麼?他挑眉回望過去,毫不遮掩地公然與她眉目傳情起來。

  虞曉寒率先移開目光,轉而道:「吳先生,真的很不好意思,要不您留下聯絡資料,館內若有櫃位合約屆滿,我再請您來看看?」

  楊叔魏無縫接軌:「曉寒,送客。」

  吳先生一腔不滿,無法接受自己被三言兩語打發掉,探手抓了她一把,用力過猛,虞曉寒瞬間眼前一黑,腦袋暈眩,身體晃了晃——

  楊叔魏迅速伸手,穩住她肩膀,臉色沉了下來。「放開她!」

  吳先生愣了愣。

  不等對方反應,直接拍掉他的手,展臂一撈,直接來個公主抱,將她帶離會客室。

  虞曉寒緩了過來,低道:「放我下來。」

  「不要。」開啟熊孩子模式,不聽人話。

  「……總是股東,能不得罪就不要得罪。」替未來留點餘地。

  「芝麻綠豆大。」開股東會時見都沒見過,連個董事席次都沒有就能在她面前拍桌,昨天怎就沒見她對他這麼禮遇?哼。

  跟外星人溝通好傷元氣。虞曉寒嘆息,放棄了。

  某人一點也不懂反省,招搖地一路抱回她辦公室,還把外頭助理嚇得張大嘴,令他莫名感到快意。

  吵架吵輸了,也只能這樣小小報復了。

  說實在的,真要跟她槓,他也不知道能拿她怎麼樣。

==========

這段好長

只好從中間截了

 

樓雨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