* 公告 *

樓雨晴個人誌→訂購處
查閱2016預購單無人款項

  「好。」丁又甯沒在這當中糾結太久,隔日便給予同樣堅定的答覆。

  他都敢為他們的未來搏一次了,她有什麼不敢的?

  公司方面,自然是投反對票,但是無論多少人勸說,她作這個決定有多不聰明、如何分析利弊,她還是要結這個婚,就算是拚著解約的風險。

  唯一投下支持票的,居然是她的螢幕情侶搭檔,秦銳。

  「帥!寶貝,哥哥支持妳。星光閃耀算什麼?一生一世一雙人才是王道,我想愛都沒得愛。」不然他也很想包袱款款收山,為愛放棄江山。

  「謝啦。」她苦笑。只有他一人支持,好像不太夠,不過她很領情。

  秦銳自己本身就是個不按牌理出牌的麻煩人物,做事向來只憑大爺喜歡,會這麼說不奇怪,楓哥老要她跟他保持距離,以免被帶壞。

  但其實,她挺羨慕他這種「雖千萬人吾往矣」的真性情,活得率性灑脫。

  一旦決定了,兩人商量好時間,將對方介紹給自己的家人。

  那個周末,是藺韶華第一次到女方家拜訪,不過她看起來比他還緊張。

  利用一點時間,他們先在附近公園坐一會,臨時幫他惡補特殊的家庭關係。

  「那個……先跟你說一下,與我有血緣關係的是表叔,然後爹地……是因為他們……一起,所以……」有點難解釋,小時候要跟老師說明她的家庭關係,都很困難,所以後來,乾脆就不說了。

  「嗯?」她說的「一起」,是那種「一起」嗎?

  由她的表情推測,八成是了。

  「妳很困擾嗎?」他問。要跟旁人解釋這個,確實不容易。

  「才不會。小時候每次說,別人看我的表情都很奇怪,但我從來都不覺得有哪裡不好,他們在一起,明明就很好。」至少,比一般常規家庭,還要溫暖。她沒有媽媽,可是有兩個很棒的父親,悉心呵護、寵愛她,努力給她一個沒有缺憾的人生。

  那些來自外界的異樣眼光,她看得多了,如果他也是……

  仰眸,見他點頭表示了解,並無過度反應,她這才放下高懸的心。一個會用歧異眼光看待爹地和叔的人,她不會嫁。

  初步溝通完畢,她悄悄給叔報訊,通知他們快到了。

  「走吧,他們在家裡等了。」牽起他的手,返家。

  稍早在公園,丁又甯對他說的那些話,還不至於令他太震驚,真正的震撼教育,是在進到她家門之後。

  嚴君臨……就是她口中的爹地?那、那些傳聞……

  三人成虎,曾參殺人哪!

  幸好素來沉穩,他很快地掩飾過去,把持鎮定,沒有表現得太失常。

  直到這一刻,他才能確認,她所謂的「在一起」,就是真的在一起,以牽手共行走人生路為原則,是他自己腦補太過,庸人自擾了。

  他既好笑,又釋懷,長時間以來,籠罩心房的烏雲,一掃而空。

  她側首瞄了瞄他。「你心情很好?」

  「普通。」從哪裡看出來的?他自認情緒並不外顯,甚至稱得上隱忍內斂,她卻能一眼就看懂他。

  「少來。」食指戳戳他。眸采亮晶晶,嘴角都上揚了,最好這種心情是普通一般。

  「你們還要繼續在門口講悄悄話嗎?」嚴君臨森森涼涼的嗓傳來,當著他的面眉來眼去講悄悄話,當家裡沒大人了是不是?

  心肝小情人被搶走,有人顯然奇蒙子不太佳。

  「爹地、爹地、爹地——不要這樣!」看了數十年,超懂得看某人眼色,她趕緊放軟姿態上前撒嬌,先摸順一家之主的毛,替心上人把路給鋪得平平坦坦。

  向懷秀看不下去,出面來把她拎走。

  那是男人的事情,不需要她多事,要是這男人無法自己取得女方長輩的認同,他們也只能遺憾說聲:慢走不送。

  兩個男人在客廳談,丁又甯被叫進廚房幫忙備菜,數度不安地探頭出來瞧瞧看看,被向懷秀揪回來。

  「妳當妳爹地是什麼洪水猛獸?」一副怕心上人被嚇跑的樣子,女大不中留。

  「哪有?」她絕對不會承認,因為小叔叔的另一半被整很慘,所以她很擔心爹地沒手下留情。

  爹地從來都不掩飾「我家女孩是全天下最棒的,沒有人配得上」的心態,她一度覺得,要娶她的人,八成得先踩過爹地的身體。

  想想不妥,趁叔沒留意,藉著添茶水溜到客廳。

  爹地一眼掃來。「沒想幹麼?」這句話不曉得誰說的,言猶在耳呢。

  「……」自取其辱。

  很有羞恥心地,自己鑽回廚房。

  清除完障礙物。嚴君臨悠悠哉哉拿起桌上的資料翻看,霸氣宛如聽取屬下簡報的總裁架勢。

  不錯,這傢伙識相,曉得要自己把身家全呈上來交代清楚,雖說不用看他也早就調查得清清楚楚。

  不過,會在提親事時,送上財務明細、健康檢查報告,也算有誠意,夠務實。

  他無負債(除了一筆房貸)、無不良嗜好、身心健全、有正當工作、小有積蓄,乍看之下,確實沒什麼可挑剔。

  仔仔細細看完健康檢查報告每一欄項目,差強人意地點了下頭。至少身體健康,生活習慣良好,他可不想甯甯嫁去沒幾年就守寡。

  「會不會唱小情人?」

  「啊?」模擬過千百個問題,但沒模擬到這個,藺韶華懵了。這是哪年代的歌?明末清初?還是清末民初?

  「要娶我家的女孩,只要做到這個條件就可以。」甯甯的前半生,由他守護,後半生,若有人能做到代替他接手這一切,那才值得他親手將他的小情人交到對方手中。

  藺韶華當下,真的拿起手機google了。

  一字一字,看得專注,而後,以同樣的莊重回應——

  「盡我所能。」

  這是男人間的承諾。

  「成交。」

  達成共識,嚴君臨頭也沒回,揚聲道:「後面那兩個,如果聽夠、滿意了,可以開飯了嗎?」

  飯後,他們偷了空,手牽手溜到樓上。

  丁又甯告訴他,這是爹地送她的二十歲成年禮,那時她還在瑞士讀書,剛好樓上房子要出售,爹地便買了下來,跟她說,讀完書,就回來吧。

  爹地不擔心她走得太遠,但永遠會在家裡,為她留一席之地,飛累了,就回來。所以不管她是否結婚,這裡她還是會偶爾回來小住,那是爹地的愛。

  「那為什麼不澄清?」外界把她和嚴總的關係,扭曲得如此不堪。

  「說他是我乾爹嗎?」秦銳八成會說——早上乾爹,晚上亞美蝶。

  「……」也是。即便說實話,也只會被影射得更不堪,不如不說。

  又甯很保護家人,手機裡的稱謂也謹慎小心,連他都是到了今天,走進她家門才知道。

  嚴總的性向,多年前曾被炒作過一陣子,時隔多年,早已沒人會再去關注後續,純粹只是年代久遠的一則小花邊,她不希望因為她的關係,讓家人再度被推到鎂光燈下,受她的盛名所累,毀掉多年的平靜生活。

  藺韶華張口、又閉上,有些難以啟齒,最後還是決定坦承。「我曾經……也以為妳是嚴總金屋裡藏的女人。」

  她愕愕然望他。「那你——為什麼還要娶我。」

  他別開臉,拒絕作答。

  好吧,她猜,不過就是賭一把了。

  他心裡,不是沒有過矛盾糾結,卻還是輕易地為她妥協,比起見不得光的女人,至少他可以提供她一個名分。

  這男人小宇宙裡的悲情戲演得精采絕倫,卻什麼也沒說,只安安靜靜陪在她身邊,等著她作出選擇。

  她既好笑,又覺心暖暖。

  就算他以為,她只是想跟他來一段,及時行樂;就算他以為,自己不會是她人生中的選項;就算他以為,她的世界隱晦複雜……他還是陪著她,走到了現在,不曾想過要抽身。

  他其實,也不比她聰明呀!大家一起盲目,笨成一團的感覺,真好。

  「韶華,有些事情,我不見得方便告訴你,但是只要我對你說出口的,就絕對不會是謊言,這點你一定要相信我。

  他回視她,輕輕點頭。「好。」

  離開她家時,時間尚早,他們繞路去挑婚戒,捨棄多餘的掩飾,大大方方,與他十指交扣。

  他看了她一眼,她灑脫笑回:「早晚要說的。」早早曝光,也好。

  於是,挑完婚戒的隔天,她上了各大報娛樂版頭條,面對記者詢問,她亮出右手婚戒,笑回:「我要結婚了!」

 

======

幕後小劇場

 

  別說旁人,嚴君臨自己一度也認為,要從他手中娶走甯甯,除非那個男人比他強,夠資格接替他,一輩子守護甯甯,否則,他說什麼也不會點頭。

  「太弱的,就不必帶回來了。」從小,丁又甯就聽這句話聽到大。

  「那我不必嫁了啦!」小女孩嘟嘴抱怨,怎麼可能會有人比爹地還厲害。

  「嗯哼。」面癱嚴總默默接受了女兒的崇拜,面上不顯,實則心裡已開滿小花。

  直到許多年後,小女孩長大,第一次告訴他,想帶個人回來給他看。

  「妳覺得,他比我強?」他說過,比他弱的,免談。

  丁又甯搖頭。「沒有。」這一輩子,她都不會覺得世上有誰比爹地強,爹地在她心中,是神一樣無法撼動的地位。

  嚴君臨揮揮手,正準備打發她回去睡覺,她輕緩地接續:「但是他跟爹地一樣,是一個會努力讓心愛的人幸福的那種男人。」

  他一頓,望去。

  「最重要的是,跟他在一起,很安心、很踏實、很——快樂。」比擁有全世界條件最好的男人,還要快樂。

  這是女兒長這麼大以來,第一次看到她在提到某個人時,散發出這種幸福小女人的甜甜笑意。「妳,很喜歡他?」

  「嗯,很喜歡。」

  嚴君臨凝思了會,抬手寵愛地撫撫她的髮。「那,帶他回來吧。」

  當晚,他大幅修正了選婿條件,要娶走他家的女孩,不必贏過他,只要贏得甯甯的心、甯甯的笑,就已足夠。

  於是,那個男人輕易地由他手中,娶走了他最鍾愛的寶貝。

 

 

  

創作者介紹

雨後初晴*樓雨晴

樓雨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何赞虹
  • 感覺嚴總要哭了?!
  • 滅天凰純
  • 果然是小情人阿!!
    難不成,君寵的時候就在鋪梗了嗎???
    呜哇!!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