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子倆上樓來,她拿出行李袋內的小枕頭和小被子,拍拍床鋪,將其擱了上去。

  「來吧,我們刷牙準備睡覺了,你會自己刷牙嗎?」

  樂樂點頭。他會刷牙,把拔有教。

  她把擠好牙膏的兒童牙刷放到他手上,看著他刷。「你喜歡水蜜桃口味呀?」

  小男孩不知是刷牙沒空回答,還是壓根兒不想回答她,就只是專注地刷著牙。

  「等等,這邊沒刷到,嘴巴張開。」她拿過牙刷,仔細將口腔內側再刷一遍。「好了,漱口。」

  刷完牙,小男孩乖乖躺上床,她將他的貼身小被被蓋好,再拉上蓬鬆的暖被,不死心又問了一次。「我也有水蜜桃香味的乳液,很香喔,如果我擦的話,你會讓我抱一下嗎?」

  「……」

  好吧,來日方長。

  她取出擱在床頭櫃裡的乳液,擠了些用掌心搓熱,往兒子手腳上抹勻。

  男人與女人照顧孩子,最大的差別是,男人會著重在孩子有沒有吃飽穿暖,女人則會連細微處的肌膚滋潤度都照看到。

  甜甜的,真的有水蜜桃味道……

  小男孩聞到了,眼神亮晶晶。

  這反應真可愛。看來他真的很喜歡水蜜桃甜香。不過——這喜好會不會娘炮了點啊?

  她太不安了,拿出手機,傳訊。

 

  你喜歡水蜜桃香味嗎?

 

  另一頭,秦銳幾乎是神速回傳:伴手禮有我的分?!我什麼都喜歡,寶貝——

  附上垂涎的忠狗貼圖。

  她也神速地囧了。

  簡直是晴天霹靂來著。

  受到太大的衝擊,她恍恍惚惚地關了燈、恍恍惚惚地躺下、恍恍惚惚地不知道自己在幹麼,恍恍惚惚地——

  「媽媽晚安。」可能是關了燈,比較不困窘,小男孩彆彆扭扭地挪過來,很快地抱了她一下,又躺回去。

  於是,傻娘親又更加恍惚了。

  樂樂主動跟她講話了!還抱她,水蜜桃香的魅力居然這麼大,她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。

  好啦,水蜜桃就水蜜桃。傻娘親含淚接受了他的喜好。

  

     *     *     *

 

  母子倆的關係,一天改善一點,每日都有不錯的進展。

  樂樂從一開始,問了才被動回答好或不好、要或不要等等簡短的意願表達,到後來會慢慢跟她交談幾句,吃到好吃的東西,會跑過來問她:「媽媽要不要?」

  覺得他好像比較能接受了,便開始拓展範圍,帶他出門走走。

  就到公園散散步而已,原本怕孩子不自在,向懷秀會跟著,後來就剩母子倆,成為每日固定的黃昏小約會,有一回她跟向懷秀聊天聊忘了,他還自己跑過來,拉拉她的袖提醒她,一臉悶悶不樂。

  原來兒子還挺喜歡他們的黃昏小約會。

  藺韶華每天都會跟兒子通通電話,分享最近發生的事,前兩天,他故意問:「你現在還想回來嗎?把拔可以去接你喔。」

  這一次,他考慮了很久,沒立刻答「好」。

  明天不用去托兒所,媽媽說要帶他去看她工作的地方,他如果回去的話,媽媽會很失望吧……

  「我後天再回去好了。」他想了想,覺得這個決定不錯。

  再於是,隔天面帶微笑聽著兒子講去電視臺的經過、看見什麼新奇有趣的事物,滔滔不絕講不完,兒子好難得話這麼多。

  聊完,又問:「那把拔明天可以去接你了嗎?」

  「……」明天媽媽要去大賣場買東西,叔公交代他,要提醒媽媽買衛生紙和醬油,他怕媽媽一個人去會忘記。「後天好了。」

  後天復後天,後天何其多。

  與兒子互動良好,她每天心情都不錯,這一天,行程上只有一個電臺的訪問,早早收了工,坐在休息室,打開手機有一封未接來電,頰畔笑意斂去些許,好心情打了折扣……

 

==

作者碎碎念:

只貼一段太短,兩段又太長

於是又開始從中間亂截了 =_=

明天渣爸出場,一樣沒有藺哥通告,不必期待(喂)

創作者介紹

雨後初晴*樓雨晴

樓雨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