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早,懷中少了擁抱取暖的對象,楊叔魏很快便醒了。

  被子不夠暖,也睡不沉。

  他打個呵欠,頂著一頭亂髮打開房門,在長廊上伸懶腰。

  另一頭,虞曉陽抱著一大籃待洗衣物走來,看見他,步伐頓了頓,主動開口道早安。

  楊叔魏一口氣差點卡在肺腔裡出不來。

  臭臉小孩經過一個晚上,良心發現了?居然會用這麼和善的口氣跟他打招呼。

  虞曉陽也不理會他的反應,淡淡地越過他,視線落在他前方不遠處。「如果你找曉寒姊的話,她應該在廚房那裡,志群哥差不多都在這個時候送蔬果來,如果姊有回來,都會跟他聊一下。」

  楊叔魏本還沒反應過來,臭小孩怎麼突然有跟他話家常的興致,話鋒一轉,便慢悠悠地接續:「他們很有話聊,志群哥好像也問過我,想不想叫他姊夫。」

  懂了!

  臭小孩果然還是臭小孩。

  伸指一勾,在對方由他面前踱開時,揪住他後領。「你到底對我有什麼意見!」一大早就來污染他的情緒。

  「沒有意見。」虞曉陽蹙眉,無法相信他會動手動腳。

  「最好是!」

  「請你放開。」當個文明人好嗎?

  「喂,我說真的,別這樣陰陽怪氣,是男人就靠本事說話!」

  「什麼意思?」

  「我正式向你挑戰!」

  戰什麼?虞曉陽不太想問,反正只要不被揪著領子說話就好。

  「給我進來!」筆電擺上桌,正式宣戰。

  「不要說我欺負小孩,要玩什麼給你選!」

  虞曉陽瞄了眼一字排開的益智遊戲。「我為什麼要跟你玩?」

  「你贏,我幫你洗光那堆衣服,輸了,你就給我乖乖叫一聲姊夫!」

 

  後來到底玩了幾局?誰輸誰贏?沒有人記得,只知道最後,兩人蹲在後院合力洗那籃衣物。

  虞曉陽對這情況有些困惑,抬眸瞧了他一眼,被他逮到。

  「幹麼?願賭服輸,我都蹲下來洗了,你還有什麼意見?」還真小覷了這個臭小孩,瞬間的記憶力、反應力居然這麼強,他不過小小放鬆,就被KO了。

  太可怕,這根本就是二十年前的仲齊哥啊!這樣的資質,如果不好好栽培,真的是可惜了,嘖。

  「其實……」虞曉陽頓了頓,又把話吞回去。

  他其實沒有輸,虞曉陽心裡清楚。

  楊叔魏放慢洗衣的速度,一面也在沉吟思索。「小陽陽啊,如果要你聽我的安排,多學一點東西,你願意嗎?」

  我跟你很熟嗎?

  不過那不是現在的重點。

  虞曉陽不語,謹慎地回望他。

  「不要那種表情啦。」臭小孩,才十歲而已,防備心是有多重?「多學一點東西,充實自己,對你未來想走的路,可以有更多選擇,有好無壞。」

  「你認為的好選擇是什麼?」人人仰望的三師行列?站在高處的人,眼界也只能看到這些?

  「職業無分貴賤。但是至少,你本身準備得夠充足,就可以做你真正想做的,而不是屈就於可以做的。」差別在這裡。

  「有條件嗎?」

  「……」不想看著一個人才被埋沒,這樣也不行嗎?仲齊哥能做的,他又怎會做不到?只不過臭小孩講話實在很不悅耳。

  他笑哼。「那就叫兩聲姊夫來聽聽。」

  虞曉陽想都沒想,低頭洗他的衣服,宣告談判破裂。

  「……」怎麼辦?他可以打小孩嗎?


創作者介紹

雨後初晴*樓雨晴

樓雨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