度完假回來後沒幾天,楊叔魏就接到二堂哥撥到他辦公室來的內線,愉快地說——「把曉寒從你床上挖起來,她的假期結束了!」

  事情的過程他並沒有很清楚,大概就是他們的財務經理,幾杯黃湯下肚後,說了點有趣的話,不巧被人錄了音,輾轉落到楊仲齊手裡。

  想也知道,八成是栽在女人手上,他們這財務經理,色膽不小,家裡一個、外頭也養了幾個,一天到晚鬧花邊,楊叔魏從以前就在警惕自己,絕對不要玩得如此沒格調。

  曉寒的事,他還真沒猜到連財務經理也插了一手,自己姪兒說出口的話,柯志民總推翻不了吧?被自己人打臉打得啪啪響。

  楊總這招狠,直接拿他的土來糊他的牆,柯志民還能有什麼話說?鼻子摸一摸,自己最好識相裝死,他們也可以把棋局抹一抹,當沒這回事。

  比對柯志民當初的咄咄逼人,他們算很大度了,只要別欺人太甚,他們並不是真的不能容人。

  他回來把這事告訴虞曉寒,那天晚上,她總覺他還有什麼話憋著沒說,直到入睡前,關了燈,把她抱在懷裡,才模糊地低噥:「就別搬了,好不好?」

  什麼?

  她一時沒反應過來。

  事情落幕了,她回去上班,搬回原住處本是理所當然,她剛才已經順手整理起一些日常用品,他一晚不時地瞟她,欲言又止的,原來是想說這個?

  他的意思是,同居嗎?

  「跟我住不好嗎?搬來搬去多麻煩。」

  「不是那個問題……」她不相信他會蠢到嫌搬家麻煩,就貿然提出這樣的要求。

  「還是妳覺得哪裡不合妳的意?沒關係,房子可以重新裝潢,都聽妳的。」

  重新裝潢並沒有比搬家省事好嗎?

  虞曉寒笑嘆。「跟房子沒關係。」

  當初事情發生得突然,他護著她、關照她,這可以理解,但現在不一樣,短暫收留與長期居住,意義上絕對不同,他知道他在說什麼嗎?

  他在說同居,像夫妻一樣,每天睜眼閉眼前看到的都是對方,吃住在一起,連上班也在一起,生活習習相關。

  他們會看到彼此最真實的一面,沒有美感、沒有新鮮感,還會為了柴米油鹽的生活瑣事爭吵,漸漸沒有熱情……

  「整天跟我綁在一起,你不會膩嗎?」他真的,想要跟她一起生活?

  不是戀愛,不是激情,而是平平淡淡的生活。

  「我覺得還不錯啊。」每天睜開眼,看見陽光在她臉上跳躍;睡前抱著她而不是對著電話說晚安;肚子餓有人替他煮食;想說話時有人回應;隨時有人在身旁走動,而不是覺得屋內太空曠,安靜到不想回家……

  這幾天的生活,他覺得還不賴……不,正確來說,簡直是太好了。

  好到不捨得放她走。

  「我不要再送妳回家、不要一個人抱冷被單睡。」

  她想,這是她這輩子聽過,最暖心的甜言,最誘人的蜜語。

  「好。」她淡淡微笑,回應他。「你說什麼,都好。」

  於是,在相識一年後,一起栽贓事件下,莫名地因禍得福,讓楊叔魏拐來佳人同居。

 

     *     *     *

 

  他們並沒有高調宣示什麼,但一起上班、一起下班、中午偶爾被逮到窩在一起用餐、有時不小心被看到走在路上手牽手……

  

   十指緊扣耶,沒姦情我頭給你!

 

   我也來爆一下。昨天在某家日式定食餐廳,他們就坐在我前面桌,面癱經理一點都不面癱,還溫柔餵食楊總監,兩人有說有笑。

 

   根據可靠的內線消息指出,已經見過家長了,還參加男方的家族聚會,儼然一家人。

 

  案發現場被拍照上傳,目擊者繪聲繪影、指證歷歷,兩造事主未提出反證,於是權當默認,全案定讞。

  在公司裡,不曉得誰先開始的,提到某個人時,偶爾嘴快說了句「妳家」楊總監、「你家」虞經理,因為不曾被當面反駁,而後約定俗成,變成名詞前的固定冠詞。

  一年,再一年過去,楊叔魏過完三十歲生日後,身邊的人開始有意無意暗示他:「年紀不小,是時候考慮定定心了。」

  於是,他開始認真思考這件事。

  好像——不排斥。

  現在的狀態,其實已無異於夫妻,就差那紙證書而已。嗯,找個適當的時機,問看看她願不願意把名字簽一簽。

  當然還是要燈光美氣氛佳,不會用這麼挑蔥賣菜的欠揍口吻說啦。

  只是,誰都沒有想到,計畫往往趕不上變化,這一年,反而是他們感情考驗最嚴苛的關鍵點,一度幾乎分手——

創作者介紹

雨後初晴*樓雨晴

樓雨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