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了一天班,爬出辦公室時,整個人已快累癱。

  搭電梯下停車場,一邊打起精神回訊息:「忙完要回家了。

  對方很快回覆:「嗯,路上小心。

  楊叔魏看完,將手機收進口袋,走入停車場,聽見激烈的爭執聲,交疊著男人與女人。

  他尋聲望去,監視器死角的那個柱子旁,一對男女正進行到肢體衝突,拉拉扯扯的,吵些什麼聽不清楚,雙方情緒都處於火爆激動的狀態中。

  看起來像是情侶吵架。

  這種家務事,他很有自覺,最好少碰,每次管的下場都不太好,最後人家親親愛愛大和解,管閒事的反而成了炮灰。

  本來想路人甲默默飄過就好,但是當男人拳頭落下來,他臉色丕變,迅速上前制止,不讓對方繼續動粗。

  「先生,理性點!」吵架是一回事,肢體暴力又是另一回事了,無論如何,男人打女人就是不可以。

  「關你什麼事,滾開!」男人掙開被他擒住的手腕,又欲上前,被他堅決隔開。

  「有什麼事,用說的,不要動手。」他動作還是不夠快,女人被揍了好幾拳,看起來很痛,跌坐在柱子旁完全站不起來。

  男人若真要使起蠻力,那破壞力道是很可怕的。

  「你算哪根蔥!」男人嗆他。

  「我不算哪根蔥,只不過剛好是這裡的主管。」他淡淡地回應,瞥了女子一眼。她穿的是公司的制服,上面掛著顧服人員名牌。「而她,是我公司的員工,我有義務確保她上班時的身家安全。」

  「主管又怎樣?我教訓我女人,需要你雞婆?」

  「我不是你的女人,我們早就分居了。」女人不顧傷勢,大聲反駁。

  楊叔魏挑挑眉,大致瞭解狀況。

  原來是曲終人散,偏偏前任不想散,回頭糾纏,上演恐怖情人。

  「你有事,在這裡說,否則就請離開,至少在我看得到的地方,不容許有人使用暴力對待老弱婦孺。」

  「我跟他沒有什麼好說的!」

  「賤女人妳說什麼——」

  「好!我報警。」楊叔魏揚嗓,插入兩道高分貝的爭執聲浪當中。「有什麼事,你們去警局談。」

  男人一聽到報警,臉色變了變,啐了一口,轉身離去。

  好,至少處理完一個了。

  他回過身,關切地垂眸俯視她:「妳還好嗎?站不站得起來?」

  「頭……有點暈……」方才拉扯中,撞到柱子了。

  他彎身檢查對方傷勢,在她頭上摸到一個腫包,臉部也有幾處瘀腫,原本整齊盤在腦後的髮髻微微散亂。

  「起來,我送妳去醫院。」他伸手扶她。

  「不用,我自己回家休息一下就好……」

  「不用不是妳說的,要聽醫生說。」說不定有腦震盪或內傷什麼的,何況她站都站不穩了,還想自己回家?

  他堅決將對方扶上車,扣好安全帶,目標:醫院。

  路上,她告訴他:「那個人是我丈夫,我們分居兩年了。」

  「我有聽到。」

  「結婚以後,他一直伸手向我拿錢,不肯腳踏實地好好工作,而且一言不合就會動手打我,我真的無法再忍受,想離婚,可是他不肯放過我……」女人疲憊地靠向椅背。「我也想不通,剛認識時,他不會這樣的……」

  熱戀時,哪個女人眼睛是雪亮的?她看起來年紀也不大,公司的客服是門面,聘用的人年齡、相貌都有一定的要求與水準,年紀輕輕就結婚,應該也是早戀,八成青春年華,風花雪月當飯吃。

  這錯託良人也讓她付出夠慘痛的代價了,好好的秀麗佳人,卻已是飽受折磨,身心俱傷的模樣,他不免有些同情。

  去了一趟醫院,做完檢查,再送她回家。

  怕那男人蟄伏在她家附近,親自送她進門才離開。離去前,將剛才特地請醫生開的驗傷單交給她。「建議妳去聲請保護令,有需要我可以出面替妳作證。」

  「謝謝你,楊總監……」接過驗傷單時,手都在抖。

  她到底是被凌虐多慘?一點點順手施予的小溫情也讓她感動成這樣。

  他嘆息,語氣不覺軟了些。「有需要幫忙,可以來找我。」

 

  這一折騰,回到家時已過凌晨。

  走道預留一盞暈黃小燈,他脫了外套,整個人癱進床上,便再也不想動。

  挪了挪身,將枕邊那人抱進懷裡,埋頭蹭了幾下。她好溫暖,又香又軟——

  虞曉寒一直都沒睡,他沒回來,她睡不著、也睡不好。

  但她不會說,他總是說睏了先去睡,不用幫對方等門。

  她假裝被擾醒地睜開眼。「不是說要回來了嗎?怎麼這麼晚?」

  「中間發生一點小事。」他埋頭,在她頸側吻了吻,將稍早的事簡單帶過一遍。

  「總是有這種人的。」人渣敗類,就跟蟑螂一樣,不會滅絕。「你能做的已經做了,這是她自己做的選擇,就得自行承擔,沒得怨尤。」

  「嗯。」他哼了哼,臉埋進枕頭,沒再接續這個話題。

  她推了推他。「起來,先洗個澡再睡。」

  「等一下——」完全沒了早前的霸氣主管範兒,活脫脫就是個賴皮鬼。

  「你早點洗就可以早點休息。」

  變成三娘教子。

  連衣服都沒換,怎麼睡得好?至少沖個澡會舒服些。

  「……妳愈來愈像黃臉婆了。」連「沒洗澡不能上床睡覺」都要管,一整個人妻路線,有夠碎念。

  虞曉寒好氣又好笑。「快去!衣服幫你放在浴室架子上了。」

  「在動了咩。」就像每次被差遣去跑腿買醬油時、慢吞吞由電視機前移開的死人德性,頹廢地爬下床執行老佛爺懿旨。

創作者介紹

雨後初晴*樓雨晴

樓雨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