* 公告 *

樓雨晴個人誌→訂購處
查閱2016預購單無人款項

 

  午餐約會,成了他們每日固定的小默契。

  楊叔魏一點一滴,瞭解更多旁人所不知道的她。

  在外人面前,她公私分明,鐵腕作風,毫無人情可講。但他知道的是,她也有一顆很柔軟的心,底下人犯了錯,檯面上她不講人情,該怎麼罰就怎麼罰,但其實,她承擔了大部分的後果,默默替人善後擦屁股,因為她是主管,屬下的錯,她責無旁貸。

  他還知道,她是個貼心又感恩的好孩子,這些年所賺的錢,大部分都拿回去支援育幼院的開銷,自身只留必要花費,工作十年,誰會像她,連點像樣的存款都沒有,年收百萬起跳的大主管,至今還住在公司提供的員工宿舍,連房子都買不起。

  為了工作,她長年必須端著一張臉不苟言笑,以建立嚴肅的主管威儀,大夥背地裡叫她面癱冰山女。

  但其實,她樣貌生得並不差,五官端雅秀麗,她只是不愛笑,不過唇形很漂亮,微微彎起,秀眸一瞇,就很甜。

  他甚至覺得,她對他說話時,表情有比較溫軟一點,眼神柔和一些些。

  她會泡一手好紅茶,以前是為了提神,熬夜工作,她不愛咖啡,所以喝紅茶,茶水間裡的茶包她喝不慣,會自備茶葉,他一喝上癮,所以她現在也會每天幫他準備一杯。

  她還有一個很可愛的小嗜好——喜歡喝養樂多。

  他初得知時好訝異,她只是淡淡地說,那是童年的記憶。

  他想了一想,或許是因為,那樣資源有限的成長環境中,一瓶小小的養樂多就是孩子的小確幸。

  她眷戀童年那小小的、甜美的幸福味道,是個念舊的人。

  這樣的她,讓他理解得格外疼惜,他會把便當附送的養樂多給她,跟她分享她喜歡的菜色,再把她不愛吃的夾過來,想要對她好、再更好。

  ……還有好多、好多,這些,別人都不知道,但是他知道,一點一滴,拼湊出一個不同於別人眼裡,只有他看到,面冷心善、很美好的虞曉寒。

  以前的女孩子,相處日久,會漸覺平淡膩味,但虞曉寒——至今為止,不曾有過,還一天比一天覺得惹人疼愛。

  就算是被他盧煩了,板著臉瞪他的表情,也覺得好可愛、好可愛。

  臨下班前,各部門送上來的公文還在往上疊,看得他身心疲憊又蒼老,每天要處理的事情又多又雜,與她的悠閒午餐約會,已經成了一天當中,唯一值得期待的小確幸。

  審完一疊,助理收走,再疊出新高度——

  「那個,老大,你忙嗎?」

  很忙。

  他抬頭,看向門口,是設計部的專員。「什麼事?小陳。」

  「遇到一點問題,想說跟你聊聊……」小陳猶豫了下。「還是你先忙,我晚點再來。」

  「沒關係,進來說。」

  小陳入內,簡單說明了來意。

  小陳的母親,在樓下的美食街設櫃,這件事還是楊叔魏本人牽線促成。去年的周年慶修羅場,全公司同仁操得不成人樣,小陳媽媽偶爾會送點心來請大家吃,楊叔魏偶然吃上一次陳媽媽做的水蒸蛋糕,用料紮實、口感綿密,讚不絕口。

  小陳說,母親就是靠這個水蒸蛋糕,將他們四個孩子養大的。原本是在市場擺攤,楊叔魏想了想,要他們考慮看看有無意願進駐百貨公司。

  陳媽媽為人單純樸實,克勤克儉把孩子養大,他也想提供她好一點的生意環境,所以在成數上面,他動了一點私人關係,在合約上給了頗優渥的條件,當是員工福利。

  後來聽說生意不錯,比起早年在市場上,業績大幅成長許多,他也就沒再多加關切,其實問題還是有的,只是小陳覺得他已經幫了他們不少忙,不想再讓他費心。

  原來,生意太好,還是產生一點問題,例如隔壁櫃的白眼。一開始是冷言酸語,原想伸手不打笑臉人,腰桿子軟些就是了,陳媽媽就是那種息事寧人的軟個性。

  可是日子一久,兩櫃之間的不睦與摩擦,日益白熱化,排隊等候的顧客擋到對方櫃位,影響生意,吵!蒸氣機熱度,擾人,吵!芝麻綠豆事,只要看不順眼,吵!

  事實上,他們已經很努力在協調,水蒸蛋糕為了口感,必須現做,假日時排隊人潮實在難以避免,動線是完全配合樓管的規劃,並沒有違反任何制度。

  他們也試過送禮、致歉,數度溝通無效,如今已嚴重交惡,水火不容。

  前陣子,對方一狀告上來,一口咬死他們環境太吵太亂,嚴重影響他們的生意,堅持要他們撤櫃,小陳實在沒辦法,這才來問他,該怎麼處理?

  小陳用詞婉轉,但楊叔魏聽得懂。隔壁那櫃,不就是柯董小姨子的夫家人嗎?

  這條線是他牽的,這點沒有人不知道,而他們柯董一向很懂得借題發揮,沒事找事,歷年來他也已經很習慣。

  這事說白了,不就是小姨子夫家的人,眼紅人家生意好,想弄掉對方,而柯董因為曉寒入主本部,已倍感威脅,現在就只差洪協理還沒出什麼大紕漏給人當把柄,否則早晚拔掉柯董這個樁。

  這當中,隱藏了太多彎彎繞繞的利益糾葛,小陳母子只是殷實生意人,說穿了也是有點掃到颱風尾。

  楊叔魏大致瞭解始末,要小陳先回去,他去找虞經理談談看。

  去到招商部時,被門外助理擋下,說是裡面有訪客。

  他等了十來分鐘,裡頭的訪客才離開,他稍微避了一下,不想打照面。

  「柯董慢走。」虞曉寒躬身致意,送走訪客,轉身要再入內,才看見他。

  「叔魏?」

  他偏頭瞧了瞧,柯董走時,臉色挺平和,看來曉寒給的回應他還算滿意?

  虞曉寒也知他是為什麼事而來,一等關上門,他劈頭就問了:「妳怎麼安撫他的?」

  他們這個柯董可不是三兩句話就能打發的角色,不順他的意,鬧到你天翻地覆、人仰馬翻都有,這功力多年下來他是見識過的,光想都兩鬢生疼,她竟有辦法讓他和顏悅色離開?這究竟是怎麼辦到的?太神奇了!

  「不用安撫,照他說的做就是了。」虞曉寒淡淡地回道。

  「妳向他妥協?」楊叔魏一臉錯愕。

  「是。」柯董的目的就是這個,與其先臉紅脖子粗、吵到雞犬不寧,不如一開始就順著他,堵他的嘴,換四海昇平,國泰民安。

  「妳知道小陳母子是我要他們來這裡設櫃的嗎?結果到頭來,我卻保不了自己的人,讓他們受委屈,現在豐禾已經是柯家的天下了是不是?」柯家人說了算?她這臉打他打得有夠響。

  「你冷靜一點。事情要看始末,不是要聽誰的。」

  「好,我們來論始末。小陳母子,違了公司哪條規制?他們來設櫃,是按著程序走,發生糾紛,也聽樓管安排,哪裡錯了?他們的個性不是那種會爭、要強的人,柯家那頭仗勢欺人,妳就真的為了息事寧人,任由他們指手畫腳?」

  「一個銅板拍得響嗎?」最初吞忍退讓或許是真的,但泥人都有三分性,久了誰能真的沒有脾氣?「現在擺在眼前的,是已經勢同水火的局面了,兩個一定得撤一個,柯家同樣是照著程序設櫃,沒違一點制度,能叫他們退嗎?又憑哪一點叫他們退?」

  「那又為什麼要我們退?一個守制度,規規矩矩做生意的老實人,憑什麼要忍氣吞聲,被權貴逼退——」

  「那你現在為什麼會在這裡?」她直接打斷他,犀利地反問。「我才是招商部的主管,櫃位有問題,應該要來找我談,為什麼陳進發是找你?你說柯家仗勢,陳進發不也在做一樣的事?」有便利的捷徑和可以倚靠的資源,多數人都會用,不用過度放大解讀。

  楊叔魏一窒,一時答不上來。

  他不是沒有自覺,自己也是別人所仗的勢,但至少,他們心安理得,不欺人、不迫人。

  「對,妳提醒了我,我也是權貴,有讓人抱大腿的條件,不過顯然妳認為柯家的大腿比較粗——」

  虞曉寒一揚手,不輕不重地甩了他一巴掌。「冷靜一點沒有?」

  沒有,他更火大了。

  「不是這樣嗎?妳只想息事寧人、討好柯家,有顧慮過我的感受嗎?虞曉寒,妳還記不記得自己的立場、記不記得妳來豐禾的初衷?」

  「我沒忘!」

  「妳沒忘,那妳現在在做什麼?」他沒有辦法諒解她的做法,真的沒有辦法。「如果這就是妳的處置方式,那我也有我的立場,這件事我不會就這樣算了!」

  要論理,他們不會站不住腳,她怕事,他可不怕。

  「楊叔魏!」她揚高音量,喊住轉身欲走的他。「你能不能不要鬧了?」

  他回身,冷笑。「不能。」

  「誰都沒有錯,誰都站得住腳,那你要我怎麼做?」他可曾想過她的為難處?

  怎麼做?他只不過以為,她會站在他這裡,就像以往那樣,替他扛著、讓他得以伸展手腳,無後顧之憂地衝刺。

  他太理所當然,太自以為是、太自作多情地把她當自己人,所以現在才會那麼憤怒、那麼……難堪。

  「我不是沒有立場的軟骨頭,真要深論,陳進發那頭的櫃位也不會沒有任何疑議之處,這樣鬧下去對誰都不好看,你相信我,這件事我會儘可能處理妥善,不讓他們太委屈。」

  聽起來,真像古裝戲裡,那些個欺壓民女後,再出來搓湯圓的官僚臺詞。

  楊叔魏撇撇唇,沒應聲,打開門頭也不回地走了。

  他對她……很失望。

  

創作者介紹

雨後初晴*樓雨晴

樓雨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訪客
  • 「好,我們來論始末。……‘’妳就真的就為了息事寧人‘’,……」同時出現二個就,唸起來感覺卡卡,去掉一個會不會順點,樓大認為呢?

    「不是這樣嗎?……妳還‘’記不得‘’自己的立場、……」這裡少了一個記嗎?
  • 謝謝校對^_^

    樓雨晴 於 2017/03/09 17:25 回覆

  • 訪客
  • 小陳母子只是殷實生意人,說穿了也是有點掃到颱風尾。
    >>老實?
  • 殷實沒有錯啦XDD

    樓雨晴 於 2017/03/16 20:44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