* 公告 *

樓雨晴個人誌→訂購處
查閱2016預購單無人款項

  窗臺的小盆栽,長出繁茂的枝葉,看不出是什麼植物,它從不曾開過花,於是他只當一盆綠化植物養。

  她後來,陸續又做了杯墊、手帕、鑰匙包、靠枕、還有掛在車上的小香包,都是一些日常生活會用到的小東西,想到就順手做,而且同樣都會繡上一隻小兔子。

  他後來,再也不須想理由,她開門時,從來不會問為什麼,他們甚至培養出每月最後一個週末為固定採買日的無形默契。

  一日,在公司忙了一天,回到家,疲憊又煩躁,遇到趙之荷剛好也回家來。

  在公司,除了公事,他們不會有多餘的交談,但現在是在家裡,他們是家人,可以說私事。

  「我跟江晚照,不是妳想的那樣。」

  在趙家,這種事司空見慣,利益的結合、醜陋的權謀、為達目的不擇手段,沒有人倫、沒有道德,有的只是扭曲而錯繆的價值觀。

  「所以你是真心對二嫂好,沒有目的?」他這種人,哪懂得什麼叫真心,對自己沒有利益的事,他從來不會去做。

  她只是覺得可惜,原本不失純粹的一個女孩子,入了趙家深宅後,殊途而同歸,如入鮑魚之肆,久而不聞其臭了。

  趙之荷的眼神告訴他,她覺得他們這群人很髒,很噁心。

  果然,對一個打心眼裡就鄙棄自己的人,用言語去說服,並不能得到對方真心的認同。

  趙之寒沒再試圖多加解釋,轉身離開。

  

  下次遇到煩心的事,你也可以試試看……

 

  回到房中,他翻出一櫃子的襯衫,拿剪刀將釦子全拆了,再一針一線,慢慢地縫回去。

  縫好一顆,再一顆……

  不一樣。

  跟在她家時,那種寧馨、平和的感覺,不一樣。

  他還是煩躁,得不到他想要的平靜。

  縫完所有的釦子,他才懂。跟他在做什麼事,一點關係都沒有,是那個人、那個地方讓他平靜,無論是縫釦子、切蘿蔔、還是搭吊床……

 

         *         *         *

 

  他的第六感,一向詭異地準。

  看完徵信社最新一期的報告,趙之寒更加肯定,心底那股隱如游絲般的不踏實感,並非自己多心。

  趙之驊壓不住了。

  他交代祕書不見客,一整個下午,把自己關在辦公室內,桌上那疊資料,看過一遍又一遍,反覆琢磨。

  如果只有他,要反擊會容易許多,但現在不止,他還要保全另一個人,有了弱點,就無法放手一搏,顧忌火花流彈掃到她。

  他想了又想,打點好一切後,撥電話給她。

  「我要在妳附近安插幾個人,先跟妳說一聲。可以的話,妳最近也少出門,凡事多留點心,別太大意。」

  另一頭,江晚照聽出話裡的不尋常。「怎麼了?發生什麼事?」

  「一點小問題而已。這是為了確保妳的安全,不會打擾到妳的生活,妳忍耐一下,我會儘快解決。」

  「是大哥?還是三叔?」她執著追問。

  他沒轍,只得答:「三哥。」

  「你自己也要小心。」如果已經發展到要讓他僱人在她身邊確保安全,顯然事情的發展法度都約束不了,連他也無法控制。

  論鬥智、權謀,或許沒人玩得過他,但若涉及暴力,他終究也只是血肉之軀……

  這點,趙之寒又何嘗不知。

  某個應酬歸來的夜晚,他坐在後座閉目養神,今天特別疲倦,好累。

  然後前頭司機驚慌地告訴他,車子好像不大對勁……

  真會挑日子。

  他嘲諷地想。

  「放掉油門,抓穩方向盤,不要慌,慢慢耗掉車速。晚上車不多,沒事的……」打起精神,他還是出聲安撫司機,一路驚險地閃過幾輛車。評估了一會——

  「撞上去吧!」

  「啊?」司機愣住。

  「我說撞上去。」不容置疑。「這種車速死不了,相信我!」再往前車流一多,未知變數更多,才真的死定了。

  「……」你這樣說,讓人很難安心啊。

  司機眼一閉,心一橫,往安全島開上去——

  重重的撞擊力,震得車內兩人暈了暈。

  他不確定自己有沒有昏迷,再次拾回神智,他檢視了下目前狀態,底盤夠穩,沒翻車,也沒讓他缺手斷腳,他運氣不錯。

  動了動手腳,下車察看,車頭已然盡毀,幸而車內空間並未遭受擠壓。「我對自己車的安全性能還挺有信心的,看看什麼叫鋼骨結構,堅若磐石。」自我解嘲完,回眸見司機呆滯地坐在駕駛座,還未適應生死一線的衝擊。

  「需要幫你叫救護車嗎?」

  「不、不、不……不用,我沒事。」這是哪來的神人啊?剛跟死神拔河完,喘也不喘,這心理素質才叫鋼骨結構吧。

  「沒事的話,聯絡道路救援吧。」將車丟給司機處理善後,他越過安全島,到對向車道招了輛計程車。

  「郎客,麥企兜?」計程車司機操著一口臺灣國語,回頭問他。

  要去哪?能去哪?

  在思考出個所以然之前,嘴巴已自有意識地報出一串地址——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不知道大家發現沒有
這本書我很多地方,都用了點隱喻性的側寫法
例如空無一物的桌面,一日日逐漸豐盈
隱喻的是男主角原本空蕩蕩的心房,一點一點開始有了重量
不再那麼空泛貧瘠
又例如窗檯的盆栽,就像他的人生,開始長出綠葉
不再只是沉然死寂,沒有生物能存活的死海
很多弦外之音,我沒有在文中直接點明
相信慧根30cm的各位,一定能夠領悟的啦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樓雨晴 的頭像
樓雨晴

雨後初晴*樓雨晴

樓雨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訪客
  • 很多年沒看晴姑娘的作品,對上可能是七月七日晴了⋯
    晴姑娘文筆老辣了許多,人物情感交流更自然流暢,大讚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