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某個月黑風高——咳!是「花好月圓」的夜晚,非常適合成就美事。

於是,就聽房內傳來這樣的聲響——

「嗯……嘖!不行……」某人嘴上喃喃碎唸,一會兒沈思、一會兒躍躍欲試,一會兒又搖頭晃腦。

在床上向來很好商量、脾性好到不行的小顧都忍不住火大了:「腦殘國!你到底要不要做?」要就認真一點好不好?

今天真的很反常,要不是眼神清明,忍不住要懷疑對方嗑了藥,一下給他折過來,一下又拗過來翻過去,他又不是魚,前面煎熟了換後面!饒是再配合度十足也火大了。

「等一下。」沒空閒安撫伴侶,阿國伸長手自床頭取過一物,翻到某一頁振筆疾書。

小顧敵不過好奇心,探頭瞄了兩眼。

 

X 督不進去。

 

什麼鬼?

小顧索性伸手奪來,一頁頁翻看。

被當魚煎了一晚,總有權知道對方在搞什麼名堂吧?

「走錯路?」封面……嗯,歷經過大風浪的自己,與其說害羞,倒不如說比較意外阿國會看BL小說,還厚厚一本。

這人明明就有「書籍類超過家庭聯絡簿厚度就會打瞌睡」的魔咒。

很厚一本也就算了,還兼做筆記,讀書要有這麼認真就好了,名次就不會年年吊車尾。

翻到幾頁特別做記號摺起來的地方,起跑點已經比別人晚了,秉著新手就是要多看多學習的精神,一堆的圈圈叉叉,還有紅筆註記:

 

O 這個讚!

X 給拎北唬爛,會閃到腰。

O 我家那隻很喜歡,昨晚真是美好的一夜J

X 靠么,被貓了一拳,這個不能亂試。

X 因為沒人想清理沙發。

 

看了幾行,嘴角開始失守,隱隱抖動。

所以這是……學以致用嗎?

媽呀——他這口子也未免太可愛,他是撿到了什麼寶?

「笑屁啊!」有人見笑轉生氣,伸手搶回來,不給他看了。

以為這件事就這樣完了嗎?並沒有。

幾天後,關梓齊為了找一張客戶的維修單據,翻找凌亂的桌面,他這群員工真的很愛亂塞東西,又沒有物歸原位的好習慣。

翻翻翻——

《獵物》——黑潔明。

合夥人昨天帶來的。反正他家那口子近期迷什麼,他就會跟著「愛屋及烏」,毫無男人的原則跟節操,有時關梓齊都搞不清楚,這兩個人誰是獵人,誰是被獵的獵物。

再翻翻翻——

《走錯路》——夏灩。而且外頭那層偽書衣還脫落了。

看到貨真價實的封面,連想都沒想便揚聲喊——「顧政勳,收好你的書!」要讓客戶看到,多難為情。

小顧一臉無辜,指指蹲在外頭換輪胎的某人。郎嗯繫瓦抬欸——

關梓齊張了張口,又訥訥地閉嘴。

這兩人……是交往之後,靈魂互換了嗎?

想想也是。小顧一向光明正大,會拿電話簿書皮製作「偽書衣」,這種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行為,一整個就是某腦殘才做得出來的事。

關梓齊先是低低地笑,然後肩膀抖動愈來愈大,最後拍案叫絕,笑到整個噴淚。

阿國換完輪胎,一臉困惑地問他那口子:「老大起肖喔?」

因為徹底娛樂了他,所以下班後,關梓齊又順手帶回家,跟曹品婕分享。裡頭的註記完全是神來之筆,字字珠璣,妙不可言啊!

又然後,那個禮拜回老家,包包背了就走,一個不小心就帶回雲林,再不小心被剛上小學的小悅悅看到,關家大老爺一怒——

「關梓齊,你給我去跪神明廳!」

再再然後,關家大姊又不小心多嘴問了幾句,因為四哥已經很久沒被罰跪了。於是小小抓耙仔關悅悅熱心解說,那本書於焉流落到關梓韻手中,並且又失手帶回了居處。

另一半替她整理行李時,看到那本書,驚得咬在嘴裡的蝦味先掉了出來。

「妳……」是在暗示他什麼嗎?

關梓韻臉一紅。「我四哥的啦!有空幫我帶去還他。」

再於是,《走錯路》周遊列國後,終於回到這幾天日思夜想、吃不好睡不好、心心念念愛書的主人懷抱。

謝天謝地。

 

 

全站熱搜

樓雨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