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lose

小意同滿週歲了,他們替孩子辦了小小的週歲趴,沒邀請太多人,只有一屋子自家人
熱鬧熱鬧。

小意同偎在嚴君離臂彎,使盡全力完成吹熄一根蠟燭的艱鉅大任,然後自覺英勇地自
己用力拍拍手,一屋子人全被那可愛的憨態惹笑了。

娃兒不認生,誰抱過手都笑呵呵,超懂得討好巴結大人,大夥疼他疼得緊,周遊列國
地被大家接手抱過一輪,被大哥餵食完奶油蛋糕,最後回到嚴知恩懷裡。

玩鬧了大半夜,娃兒累了,窩在嚴知恩胸口,小臉蛋蹭了蹭,仰眸看向上方確認了
下,然後垂下腦袋,電力耗盡,安心地賴靠而去,昏昏欲睡。

小意同看似誰都好,笑臉迎人,一副隨時會被人拐跑的樣子,但其實,這孩子是會認
人的,累了、睏了、想睡了,一定得回到他最依戀信賴的那個懷抱,才能安穩入眠。

嚴知恩把娃兒哄睡了,抱回房去。哥哥們在收拾客廳,不讓嚴君離插手,順勢將他也
趕回房。

他站在房門口,看嚴知恩支肘側躺在床上,掌心有一下沒一下地輕輕拍撫孩子,那柔
軟溫情的眼神,是他這一生極少見過的。

那一瞬間,他心房有些緊、有些酸,還有一些些的疼。

小恩從來就不是冷情淡漠的人,只是生命中擁有的太少,能夠為他付出、也讓他付出
的人更少,讓他就算想愛,也無人可愛。

一旦有了可以認真去付去的人,他也可以是很溫暖的嚴知恩。

房內的人一抬眸,望見他。「發什麼呆?進來睡覺了。要像嚴意同一樣哄你嗎?」

他緩步入內,在另一側預留的床位躺下,枕著肘臂,迎視對方蕩漾暖暖浪潮的溫存瞳
眸,輕聲問:「小恩,你幸福嗎?」

這句話,當年小恩到瑞士找他時問過,為了成全他的幸福,小恩可以從此割捨他,放
掉自己的愛情。

現在,他也是用著同樣的心情問這句話,只要能讓小恩的人生更圓滿,他也什麼都願
意做。

「幸福。」嚴知恩回答得毫不猶豫。只要能一直看著眼前這個人,他的答案永遠不會
變。

 

 

隔天,嚴君離醒時,身畔已沒看見枕邊人的身影。

下樓來時,見那人正繞在大哥身邊,不知在盧他什麼。

「噯,我說真的,去看一下醫生比較好,都幾歲人了,不要這麼鐵齒……」

纏了半天,大哥終於有了回應,抬眸正視他。

靜默數秒,慢吞吞回上一句:「你好煩。」

認真等待回答的嚴知恩絕倒!

他終於決定他要生氣了!

「嚴君臨,你他媽聽不懂人話是不是?要不是怕嚴君離擔心,我才懶得管你死活,不
要怪我狠話說在前頭,您老要是掛了,我可不會替你送終——」

要在以前,這兩人八成又要槓上了。

但這回,嚴君離沒急著上前調解,靜靜站在原處,大哥也沒冷言刺回去,只是瞥了他
一眼,淡道:「扭到腰而已。電視櫃下有軟膏,去拿來。」

嚴知恩三兩步取來,直接示意對方趴下,撩起上衣沾了軟膏,動手替他推揉,難得逮
到機會,當然要損個兩句。:「老頭,年紀有了,房事自己節制一點,不要太縱慾,你跟
我不能比啦!」

這小鬼,給他幾分顏色,就滿口諢話。「人家旅行去了,我要跟誰縱慾?」

「什麼?又不在?」嚴知恩頓了頓。「那個……我問你喔,有個年紀比你小很多的戀
人,會不會覺得不安還是困擾什麼的……」

嚴君臨趴在沙發扶手上,側頭瞥他。「你這句話,是替自己問的吧?」

「……」死老頭,知道就好了,幹麼說出來!

「若你問我的話,不會。困不困擾,端看個人心態如何調適,如果彼此心意堅定,我
可以安於等待,那個人並沒有忘記家在哪裡。愛情並不一定要將對方困縛在身邊,如果伴
侶喜歡天空,它也可以是讓對方飛翔的那對羽翼。」停了會兒,反問:「你會這樣問,是
覺得小五對你不放心嗎?」

畢竟,這人年輕、條件好,外在的誘惑與出軌機會多不勝數,小五若是缺乏安全感,
倒也能理解。

「這倒沒有,只是隨口問問,好奇你們的想法而已,我不想他有一點點不開心……」

嚴君離輕巧地轉身回房,靜坐沈思。

他的想法嗎?其實很簡單,無論自己被放置在小恩心中的哪個位置,只要能豐盈對方
的生命,他都樂於在那兒安身立命。

一直以來,只是這樣而已。

小恩對待大哥的態度,雖然偶而耍痞耍賤、時時嘴不留情,但其實,心裡早將對父親
的孺慕之情寄託在大哥身上,那自然脫口而出的「送終」,是兒子該做的事。

近似於昨晚的酸疼感再度湧上心房。

小恩擁有的,那麼、那麼的少,連大哥不期然流露的關懷溫情,都讓他珍視萬分。

看見了這些,他又怎麼能無動於衷?

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--待續 中篇

 

---------------

這篇有點長

分上下又分不平均

乾脆分成上中下三篇

請不要打我......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樓雨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) 人氣()